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人类文明历史的见证:出版的演进-今生日志

发布时间:2016-08-26编辑:admin阅读:82

    人类文明历史的见证:出版的演进-今生日志
    一部出版史,其实就是一部人类的文明史。“出版”是人类文明传承和传播的路径和工具。所谓“出版”就是一种发表,是通过可大量进行内容复制的媒介实现信息传播的一种社会活动。出版的本质,实际上就是对人类知识和信息的收集、挖掘、整理、编选、校勘、把关、传播、传承的过程和活动。
    开启文明的硬质出版
    硬质出版是开启文明的重要标志和手段。人类最初的出版行为,从出版载体方面考察,一定是从身边最易获得的实用物体上开始做文章的。泥板、石块、岩壁、陶体、玉片等硬质出版载体,作为人类文明最初形态的出版介质,为人类文明曙光的升起和到来,发挥了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古代非洲的硬质出版
    公元前3500 年左右,象形文字发明,非洲自此进入文字记载的时代。非洲的文字出版材料随之逐渐丰富起来,以铭文出版为主,大致可以分为墓铭、庙铭、碑铭和采石场铭文等。

    纳尔迈石板正反面
    (其实主要靠画,象形文字占少数)
    公元前3000 年左右,大约在古埃及第一王朝时期,莎草纸开始出现青神吧,由纸莎草制作而成的纸莎草片,规格不尽相同,粘贴连成长长的一幅混沌妖皇。制成书籍时,抄写者在草茎纤维水平呈现出来的一面(即正面)书写,抄写完毕,把写字的一面面向里卷起,制成一卷纸草书。莎草纸有无法折叠的缺点,与羊皮卷和植物纤维等差距明显。莎草纸作为一种过渡时期的书写材料,表明了出版载体发展演变的软化方向。

    莎草纸画
    古代两河流域的硬质出版
    两河流域文明是世界文明史上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光辉而荣耀,有着世界上最早的文字、教育、书写载体、图书馆等。两河流域孕育着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我的篮球梦,可以与古埃及文明相媲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可惜,已经成为失落的文明天堂。
    两河流域的泥版书(下雨天书吏就哭了!)
    古代中国的硬质出版
    载体、符号、技术、文化等构成了出版的核心要素。在古代中国的硬质出版中,载体的变迁直接影响着出版的效果。符号、技术、文化这些因素很大程度上都围绕着载体的转进而转变。从绳、陶器、石器、甲骨、青铜到竹简木牍,载体随着人类生活的不断推进,需求的不断拓展,而被不断替换更新。每一次载体的变化,也是文明的发展与进步。

    结绳记事
    (小编文盲感max)
    出土龟甲(神龟虽寿,留甲去肉!)
    南亚及亚洲其他地区的硬质出版
    贝叶书,源于古代印度,项茜乔是刻写在类似于棕榈树的贝多罗树叶上的经文或文献。因其多刻写佛教经典,又被称为贝叶经。被称为“佛教熊猫”的贝叶经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

    北京云居寺的贝叶经原片(宋)价值连城
    贝叶,就是贝多罗树叶的简称。贝多罗树是一种四季常青的乔木,生长缓慢,寿命长达100 年之久岙怎么读,叶子硕大,如同一把张开的蒲扇。这种巨大的贝叶经过煮制、风干等流程后,就成为经久不烂的刻写载体。
    历史上的出版人:书吏
    书吏作为古代社会知识分子阶层,在创造、传播和保存古埃及文化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古埃及出版成就的直接书写者。在古埃及社会中暗杀星ez,书吏不仅担负知识分子阶层的责任,而且是古埃及行政管理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群体,活跃在社会中的各个角落,负责处理各种政务。可以说,在古代埃及政府的官僚组织中,大部分国家官员都是书吏出身(公务员!公务员潜龙戏凤!公务员!),“书吏”是一个最基本的官员头衔。
    书吏的产生归因于古埃及象形文字系统的繁琐复杂,普通人难以掌握,只有经过艰苦学习胡佩兰,付出相当长的时间和耗费极大精力的少数人才可以掌握和书写,因而,早王国时期,囿于生产力条件的落后,很少的一部分人开始从体力劳动中分离出来,学习书写文字,书吏便成为一个专门的职业。
    古埃及书吏的象形文字是由书写工具,包括调色板、装刷子和颜料的器皿、芦苇笔和人组成,显而易见,表达了书吏承担着书写的任务。
    以柔克刚的软质出版
    “软质”是对于出版载体性质和强度的描述。出版载体“软质化”,表明出版载体质地较为柔软、体量较轻、可以折叠、便于携带、易于流转传播,甚至能够克服各种空间上带来的障碍。像绢帛、兽皮、纸张、塑料布等都属于“软质出版”载体。
    软质出版历史悠久
    秦末,陈胜吴广为了给起义制造神秘的色彩,“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史记·陈涉世家》)。可见,在缣帛上书写,秦代已经相当普及了,以至于久困大泽乡的陈胜、吴广之流都很容易就找到这种“软质出版载体”。而后,两汉对植物纤维纸的创制和改良天龙之无痕,更是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古代文化和经济社会发展。也极大地推动了世界出版及文化发展步伐。

    出版载体的软化带来了出版技术的变革,使书籍形制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古代中国在这一领域取得了灿烂辉煌的成就。
    经折装
    经折装是对卷轴装的一种改造,名为“经”,大概因为与佛经有关,名为“折”,是因为采用了折叠的形式,这种装帧形式是适应社会实际需要而产生的旋风四驱王。

    梵夹装
    梵夹装是从古代印度传入中国的,并不是从中国古代书籍装帧演变而来。印度境内盛产贝多罗树,树叶宽而长,表面光洁,古代印度佛经一般刻写在这种树叶上。用贝多罗树叶写成的书籍不可能像简牍、帛、纸那样卷起网络天才,书籍的装帧形制,很大程度上受书写材料影响,这样便出现了所谓的梵夹装。

    旋风装
    唐代进入诗歌的繁盛期,创作要按韵律,遣词造句需要引用典故又要典雅有据,出现用于检索的韵书和用于备查掌故的类书。

    其装帧形式,是以比书页略宽的长条纸作底,除首页因系单面书写,全幅裱于底纸右端外,其余双面书写的二十三页右边无字空条处,逐页向左鳞次相错地粘裱在首页末尾的底纸上。“收藏时,从首向尾卷起,外表仍是卷轴装,但打开来翻阅时,除首页全裱于底纸上不能翻动外,其余均能跟阅览现代书籍一样,逐页翻转。经长期卷舒后,书页很像空气分成若干层朝一个方向旋转而形成的旋风,所以称作“旋风装”超级家仆。
    蝴蝶装、包背装和线装
    蝴蝶装、包背装和线装,其实都是刻本的装帧形式。

    蝴蝶装的装帧过程是将印好的书页,版心在内,以有字面为准折齐,集数页为一叠,在书页版心反面用浆糊逐页粘起来,再用硬纸粘于书脊作为封面,把上下左三边余幅剪齐。
    包背装与蝴蝶装很相似,不同之处就在于它是把有字的一面向外折,即版心向外,书页左右两边的余幅,齐集于右边书脊。包背装解决了蝴蝶装翻两次才能看一页书的问题,但如果经常翻看则会因粘连不牢而散开,并且收藏时易被虫蛀。为了解决上述问题,线装书应运而生并盛极一时。
    雕版复制
    《金刚经》完成于唐代懿宗咸通九年(868),长十六尺,由六个印张粘贴而成。经卷首尾完整,文字遒劲,刀法老练,墨色均匀,印刷清晰,图文浑厚,描绘精美,也是现存于世的唯一的留有明确、完整的刻印年代的早期雕版印品。

    *斯坦因(英)1907年第一次到敦煌时即将其掠去,至今仍存于大英博物馆
    近代出版的开端
    西方“软质出版”时代由公元前2 世纪羊皮纸开启,到11—12 世纪中国造纸术传入,13—15 世纪中国的植物纤维纸取代羊皮纸成为主要出版载体。
    欧洲的手抄技术一直延续到15 世纪中叶。随着德国人古腾堡的印刷机发明,欧洲才进入印刷出版时代。古腾堡的金属活字机械印刷技术一经发明强占勾心娇妻,就凸显出其巨大生命力,由此开启所谓“近代出版”。

    有容乃大的虚拟出版
    从声光电磁发明发现开启虚拟出版的“萌芽期”,到计算机革命迎来虚拟出版的“生长发展期”,再到虚拟出版当下状态的“数字出版期”,虚拟出版已经历经了三个重要的历史发展阶段。这三个阶段的发展,为虚拟出版探索出不同的出版样式和出版形态。未来可以预见的是,在数字出版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将会出现甚至正在出现人工智能出版,再进一步发展为大脑意识出版等更高级的虚拟出版形态。这将是虚拟出版的第四个发展阶段单田方,也就是虚拟出版的未来形式和未来状态。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