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川区教育局人,不能自私到因为爱情,而毁了亲情-每天读点故事

发布时间:2015-06-01编辑:admin阅读:80

    人,不能自私到因为爱情,而毁了亲情-每天读点故事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冷金
    禁止转载
    1
    在飞身从楼上跃下的一瞬间,我知道,我死定了。可是,我一点也不害怕。
    五楼,头朝下坠落,足以达成我所愿。
    要问我为什么选择跳楼,我的答案只有一个:如果我的生命中没有了他,那么哪怕再多活一天,都是毫无意义的。
    我叫林薇,25岁,生长在一个二线城市,大学毕业,工作稳定,一切都是父母所给的安稳太平。本是一切顺遂的我,在我的爱情面前,一切都又显得毫无意义。
    我的他叫杨展,是我大学的校友。还记得初次见面的那一天,为了应付难缠的四级考试,我早上五点就来到教室。在我背单词背得头晕眼花的时候,他走了进来。
    就在我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起,我知道刘若英的书,我会与他发生一些什么。他穿着白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清爽地站在清晨的阳光中,我炫目了。从那一刻起,我爱上了他陈小旺被打。
    没错,是我追的他。他是校草,我很平凡,我追得很辛苦,但是我坚信,女追男隔层纱。追了半年,终于收获了我人生中第一份爱情。
    我陪着他看我不爱看的电影,陪着他打我不喜欢的游戏,陪着他跟哥们一起地摊撸串,陪着他一起去游乐场玩我从不敢沾染的蹦极。无所谓是什么事情,也无所谓我喜欢不喜欢,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每时每刻都幸福无比。
    大家都说我变了,从一个乖乖女,变得爱情至上,没有自我。尽管我再不爱听这些话,但我心里是承认的,我的世界里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学业,没有了闺蜜,只有他。他的一声召唤,我就可以放下我所有的事情。
    没办法,我就是爱他,我就是想每时每刻和他在一起。爱他,已然成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唯一的事情。
    我们都毕业了,面临着工作。我留在了本市,而他去了遥远的深圳实习。
    在得知他要去深圳实习的消息时,我的世界都崩塌了,我要不顾一切地随他去,可是家里父母却说什么也不同意。
    我很生气,很愤懑,凭什么你们要干涉我的爱情?要干涉我去选择生活的权利?就凭你们是我的父母吗?还是说,凭你们给我安排好的工作呢?在我看来,那不是工作,而是拴住我的铁链。
    在当时,对于没有物质经济基础的我来说,所有的革命都是白费。我发誓,自己攒够了钱,就辞职,去深圳找他,这也是我接受父母安排工作的唯一理由阿茹茉妮。
    不出所料的,他通过了一年的实习培训期,转为正式工作。这就意味着我们还要继续分离,一年、两年……
    异地恋,是辛苦而磨人的,这里面牵肠挂肚的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我爱得很辛苦,很焦虑,我害怕未知的未来,害怕失去这份没有保障的感情。嫁给他,抓紧这个人,这辈子,是我唯一要做的事情。而就在我拼命攒钱、攒未来的时候,他打来电话跟我说了分手。
    他说,他的工作已经稳定,也已经26岁了,父母也催他安定成家了。他不愿意耽误我,也不愿意因为他,再让我和我的父母起冲突,所以,尽管很痛苦,他决定不耽误我,从我的生命中退出,并祝我幸福!
    幸福?!呵呵,没有你,我怎么可能幸福?!
    一瞬间,我浑身冰冷,所有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了任何牵挂。我恨,恨我的父母,为什么要绑住我,要让我失去我唯一的爱情!我恨,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不顾一切地随他而去。
    我的生命,没有了一切。我的世界,天昏地暗。
    失去他,是我不能承受的痛公子丹。没有了他,一切都是空。我受不了他对我会渐渐地遗忘。
    我想陪着他,看着他,哪怕他看不见我也无所谓,只要能看见他,就是我最大的满足。还有,如果我的死,能在他心底刻上深深的一道伤疤,那么,他就永远也不会忘记我。
    于是,我悄悄地打开窗户,栽了下去。
    2
    我知道我死了,就在我栽下去的一瞬间。我看着我的身体旁边都是血,我看着父母哭得天昏地暗,也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救护车拉走。这些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留恋,而我要做的事情是飞身到他的身边。只有他的身边,才是我的归宿。
    作为一个鬼,不用长途跋涉地耽误时间,也是一件好事。就在我意念去找他的时候,我就已经转身来到了他在深圳出租房的门口。不用敲门地穿墙而入,终于,我又看到他了,邹智文那个熟悉的他,那个和以前一样,正在电脑前打游戏的他。
    相恋六年,毕业也已经四年,他有点发福了,但是在我眼里,依然是那么帅气。我站在他的旁边,看他认真地打游戏,就像以前一样。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他的手机铃响了。我微微一笑,还是这首歌曲,这个铃声,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喂,怎么了,什么?!”我看着杨展接电话的表情瞬间变为惊恐,“这不可能,我刚还和她通电话的,怎么可能……”他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瞪着眼睛,张大了口,就是不见他呼吸。
    我很好奇,轻轻地贴了上去。
    “是真的,千真万确鼬獾!”
    哦,原来是李林立,在大学和杨展上下铺住了四年的兄弟,那时候,我们没少在一起玩。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敢胡说!”我听见李林立颤抖的声音,“芳刚哭着给我打了电话,说林薇跳楼。我都懵了,这……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打电话跟她说什么了?她怎么就跳楼了呢?”
    哦,原来是说我跳楼的事。呵呵,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想到,已经传开了。
    我看着杨展痛苦的表情,心中忽然有了一丝的甜蜜。他是在乎我的!
    他依旧用手死死地抓扯着头发辛月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喂?杨展?喂?”电话那头传来李林立的催促声。
    “我没说什么中邮阅读网,我……”杨展终于松开了抓着头发的手,抬起头说了一句,“我只跟薇薇说,等我放年假的时候回去看她,其他的没说什么。我很乱,挂了。”
    杨展说完挂了电话,一头扎在床上哭了起来。
    我坐在床边看着他,无法安慰,也无力安慰,心里很矛盾。因为只有我知道,那通电话并不是他要来看我的电话,而是分手电话。
    因为这件事对杨展的刺激太大,他的父母从老家过来看他。
    “展啊大唐楚霸王,你可得听话,这个节骨眼上,你可不能瞎说!”杨展的父亲坐在杨展身边悄悄说着,“咱们跟她提分手,她就跳楼了,这个事是谁也想不到的,你不能自己钻牛角尖,这个事不赖你!不管谁问你,你都不能说,就一口咬定了打电话只说放假去看她,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听见没有!”
    杨展抬起头,哭红的双眼,无助失措地看着他的父母。
    “这个事,到此为止!以后跟谁都别提!这个黑锅要是背上了,你这一辈子都甩不掉了!将来还怎么结婚?况且这事,绝对不能传到欣欣耳朵里,欣欣刚对你有点好感,千万不能被这个事搅局了!这关系到你的未来!”杨展父亲压低声音说着。
    “可,薇薇的死,终究跟我有关,是我害了她,我真没想到……”
    “胡说!”杨展的母亲低声呵斥道,“你这么想是你善良,可是你跟她的死,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这年代,谈恋爱谈不成分手的多了去了,大家就都不活了?太幼稚了!要我说,这女孩太极端、太可怕了,跳楼啊!这么极端思想的女孩,真是不敢娶啊!她就是不跳楼,要是知道是这个性格啊,我们也不会同意的!”
    “对!”杨展爸爸斩钉截铁地说,“这几天,我们就在这陪你,你千万别胡思乱想。明天啊,把你的手机给我,凡是跟那边有关系的人,你都标注上,我替你接电话。再让你妈出去给你买个新手机和电话卡,你在深圳就用新号,就说手机丢了。
    “等这事过了,咱把原来的号注销。从此以后,你就不要再和任何一个跟那边有认识的人联系了,听到没有!”
    杨展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听着这一家人商量着来处理我们之间的后事,心里有些难过。在他们家眼里,我是一个不够成熟的极端性格女孩。不过我不怪杨展和他的父母,父母都是第一直觉保护自己孩子的,也是我选择用这种方式陪在他身边的,我不怨任何人。在我心里,只要我能陪在他身边,一直看着他,我就满足了。
    3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半年,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杨展父亲替他挡去了所有关于我这边的一切消息和人,而杨展,尽管在外面他表现得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尽管回来的时候,还是会一个人禁不住痛哭,但他终究还是拿着新手机,开启了新生活。
    我就这样如影随形地陪着他上班、下班,和朋友喝酒,一如他以前的生活一样,没有半分区别。我有时候很好奇,他的内心究竟是如何的强大?在外面,在他深圳所有的朋友和同事面前,表现得看不出分毫异样;而回到家里,他会打开电脑,看着我们以前在一起时拍的照片发呆。
    我知道他是想我的,可我很怀疑,他怎么装得出来?如果我们相换,今天死的人是他,那么打死我,我也装不出这两重天来。
    我明白,他是为了自保,我不怨他。
    时间过得飞快情牵百子柜,转眼,我已经死去了一年,杨展已经27岁了。该面临的事情,终于是发生了。
    有一天,杨展删去了电脑里我所有的照片,是因为,他和那个叫欣欣的女孩确立了恋爱关系。我看得很清楚,是那个女孩追的他,虽然追得很矜持,而杨展,却也被追得很主动,两情相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他们的恋爱吉村美咲,和我们那个时候谈得一点也不一样。杨展陪着她逛他不爱逛的街;杨展为她戒掉了陪着他十多年的游戏;杨展陪她看他听也听不懂的客家话话剧;杨展陪她吃他不爱吃的冰激凌甜品。
    曾几何时,我为了迎合杨展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跟着他学吃辣椒,跟着他学喝啤酒;而原来,杨展也可以为了一个人,改变自己。
    我看着他们谈恋爱的一点一滴,不禁扪心自问,难道杨展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愿意为了我而做出改变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我不知道。在他还没有为我做出改变的时候,我已经为了他而改变了,所以,也就不用他来改变什么。
    忽然间有一点点遗憾,早知道杨展也会迁就别人,就应该在活着的时候,在热恋的时候,也让他为自己改变点什么,才能在现在,心理上找一点平衡。
    他们开始谈婚论嫁了,女孩家条件极好大野茜里,在当地有车有房,女孩舅舅更是杨展所在集团公司的董事会股东,这无疑对杨展的事业发展上带来了有力的保障。一下子,杨展爱情事业家庭三丰收,成为人生赢家,至少少奋斗二十年。
    在他们的婚礼上,我笑了,苦笑。
    我坐在他们婚礼舞台的边上,看着他们缓缓步入礼堂,交换戒指,热情拥吻,我想哭,但是作为一个鬼,我没有眼泪。
    这原本,应该是我和杨展的婚礼啊!我做梦都想成为他的新娘!可是没想到,却眼睁睁地陪着他谈恋爱,看着他娶了别人!
    好不公平!作为一个鬼,为什么身体没有触觉,而心里仍有感觉呢?此时此刻我就感觉我的心在滴血,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深爱的人结婚更残忍的事情了!
    杨展,曾经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杨展,彻底地不属于我了!我发疯一样地难过,发狂一样地嫉妒,风似地跑到空中,凌空看着下面甜蜜的一切。
    第一次,我后悔留在他身边。
    我只想看着他,看着他一点一滴的生活就够了,却忘记了有一天他终将结婚生子。然而这一天的到来,我显然承受不了这份心痛。
    走,还是留?
    走了,一了百了,重新投胎,重新来过;而留下来,就要看着他们甜蜜幸福,这份割舍,我做不出来。
    我闭上眼睛,任风把我吹到哪里,漫无目的地遨游,脑子里回想着属于我们的点点滴滴。我知道,我放不下杨展,我不可能离开他,我终归还是要回到他身边去的,但不是现在,我要躲起来,躲过他们的蜜月。
    就这样,我随着风吹过万水千山,等我下定决心再回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的儿子已经出生了,这我才知道,我整整随风飘了一年。
    4
    就这样,每天随着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生活,看着他们吃,看着他们乐,看着他们吵,看着他们好,看着他们的点点滴滴,衣食住行。
    转眼十年,就在这样日常琐事中消耗殆尽。杨展已经三十八岁了,曾经帅气的面容上也浮起了抬头纹,乌黑的头发中也参染了些许银白发承钢吧。好在身体发福不是很明显,倒也显得更加成熟稳重了。
    呵呵,情人里出西施吧,总归我怎么看他,都是好的。只不过这十年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杨展并不是一个阳光中的童话,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就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
    以前我们只是停留在恋爱阶段,从没有想过生活中的杨展是什么样,好像他在我心中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可现在我天天看着他,我明白了,他也是一个下了班浑身臭汗的男人,也是一个看着电视抠着脚的大汉,也是一个为了孩子学习而生气的普通父亲,也是一个油盐酱醋离不开的凡夫俗子。
    也许退尽了我眼中的铅华,这才是最本真的他。这使我突然有种感觉,其实,人们都差不多,在经历了十年的婚姻生活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这样的吧。
    日子每天都差不多,他们每天都是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重复又重复,好像我的童年,一点也不精彩,平淡而乏味。我有时候好几天都不去他们家看看,因为生活就像一部长篇电视剧,你几天不看,依旧能连得上。
    在他们结婚十九年的时候,他们夫妻发生了严重的矛盾。
    这个时候的杨展已经到了四十七岁的年纪了。由于他妻子舅舅早已退出董事会,杨展在单位混得也不再是风生水起,加上自己也就是个二本学历,在新一代年轻的硕博眼中,已经是战斗力低下,也已然成为单位眼中可有可无之人。
    再加上自己本身不愿意拉低身价、放下脸面去涉足销售,自己每月的工资也就是扣完保险的基本工资,少得可怜。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也适用于夫妻。
    杨展妻子的家庭条件本身就比杨展家好太多,所以现在更看不上杨展那副破罐破摔的颓废样。杨展妻子让他辞职做生意,杨展不愿意。
    其实我觉得与其说是不愿意,不如说是杨展不敢。他第一怕用妻子家的钱做生意,万一赔了钱,更无脸面;第二也怕做生意辛苦胡琴情缘。这么几十年,杨展过得可以说是轻松至极,单位不用费心力,家庭又有老丈人支撑,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所以奉子相夫,步入中年的他,早已失去斗志,不愿意再去费心费力经营什么了。
    这么多年在他身边看下来,自己太了解他了。当然,他的妻子也是如此。他的妻子很看不惯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怕他这副不知上进的德行带坏了儿子,索性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住,准备给孩子办出国移民。
    杨展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母子一旦出国,自己和他们之间的鸿沟真的就难以逾越了。
    我每天看着独自在家唉声叹气的杨展,忽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就是我爱的男人?我愿意付出生命陪在他身边的男人吗?
    除了每天下班喝酒看电视之外,再无其他内容,毫无男子汉气概。有时候我真的懒得看,我更愿意随着风,被吹到世界各地,任意角落,看看免费的国外风景,也比在家看一个怨天尤人的老男人的生活强。
    我就这么飘啊飘,享受着作为鬼的这一点优势,看尽了大好河山,也看尽了杨展的一生。我断断续续地飘玩着,断断续续地看着杨展虚度时光。转眼,又一个十年,杨展五十七岁了。
    这一年,妻子也随孩子移民到国外,带走了娘家的家产赵红兵原型,只留给杨展一份离婚协议书。
    这时候的杨展,早已成为谢顶的大叔,挺着硕大的啤酒肚,头发一缕一缕稀薄地搭在耳边,穿着洗不干净的体恤衫,就这么躺在沙发上,喝着啤酒,吃着花生,看着世界杯。
    如果不是我一直陪着他,我知道那是杨展,否则,我就是再死一遍,也猜不到他会成为这个样子。
    这么多年,如形随形的熟悉,早已看腻了一切。转头望向镜子中还是二十五岁样子的我,忽然问问自己,我还爱这个人吗?或者说如果当时是我和杨展结婚,面对这么一个扶不起阿斗的丈夫,我还能爱吗?
    俗话说,三岁看老,杨展当年宁可缺考也要在游戏里打副本的“壮举”,也许就奠定了他一事无成的一生。
    三十年,我整整死了三十年,我也陪了他三十年。在这三十年中,我看着他一点点变老,变成了我所认不出的样子,或者说,变成了我所不愿意承认的样子,但,他终究是变了。而我,在他生活中的这三十年当中,自从他删除了我们的照片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听他提起过我的名字了,一次也没有。
    原来,我的死,也并没有刻在他心里。
    原来,我在他心里,也就那么回事。
    是我高估了他,也高估了自己。
    我终于认识到一点,任何人和任何人结婚,其实都是一个相互变老的过程,都将会成为路边的大爷大妈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突然感觉很疲惫,不想再看了,我看够了。
    我觉得,我浪费了三十年,我也浪费了自己的生命。如果再给我又一次选择的话,打死我,我也不会跳楼。
    是的,我后悔了,我决定投胎,不再参与他的生活。
    在投胎之前,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父母。三十年,我陪着这样一个男人三十年,却没有去看看我的父母。
    我觉得心生惭愧,不!这不是一句惭愧可以遮补的!
    一直以来,我把爱情看得比天高,比海深,早已忘却了身后那两双关切的眼睛。活的时候,我总想着逃开他们,嫌他们左右我的生活,而现在,我是多么多么想他们,想他们能摸摸我的手。
    我要回去!去看我的父母!去看着世界上,真正最爱我的人。
    5
    依旧是那个门,只是几乎看不出了颜色。
    门口的墙上,没有贴春联的痕迹。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和爸爸妈妈一起贴春联了。他们,是有多久没有贴过春联了呢?
    近乡情怯,我不敢进去,不敢进自己的家门。我站在门口,思绪良久,头疼欲裂,我知道,这是作为一个鬼难过的最高境界,我哭不出来,只有头疼能代替一切。
    这份疼,比看着杨展结婚时更甚。
    我想进去,想看看我熟悉的家,我的爸妈,可是,我就是不敢进去,只任凭头裂开般地疼。
    “嘭”,门里一声清脆的玻璃杯掉地上的声音传来。
    “老伴儿,你别动,我来我来!”这声焦急的声音是父亲的声音,依旧那么熟悉,像刻在我心里的年轮,用亲情把我缠绕包围了起来。我真恨我自己,为什么活着的时候不明白呢?为什么在活着的时候,连听一句父母的声音,都那么不愿意呢?然而现在,这声音,是多么宝贵!
    我来不及细想,一伸脚就跨进了家门。
    “没事没事,我来啊!你乖乖别动,我给你放歌听啊!”听着父亲哄小孩般的声音,再伴着清扫玻璃的声音,我怯怯地,慢慢地移到了门口。
    我终于鼓起勇气,向里面看去,在轮椅上坐着,歪着头笑着的,是我白发苍苍的母亲。我瞬间感觉自己要被击穿了一样!那是我的母亲吗?那是我当大学教师的母亲吗?那样的笑容,天真灿烂,却和脸上的皱纹搭配在一起,极度得不协调。
    还有她的眼睛,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神采,白茫茫一层,木然地看着一点,地痴痴地笑着。
    再看着身材佝偻,弯腰驼背的父亲,边忙着清扫地上的玻璃渣,边对母亲说:“乖啊!我把这玻璃扫扫,你可千万别下地,临川区教育局啊。我给你放咱们薇薇最喜欢听的歌,你好好学啊,等咱们薇薇回来,你还能给她表演呢,闺女一准高兴喽!”
    母亲嘴角流出口水地大笑,拍着手说道:“闺女高兴!薇薇高兴啦!”
    “对!高兴!闺女高兴!”父亲难过地看着母亲,但是嘴里还是兴高采烈地哄着她,并打开了播放器金正敏,播出了我生前最喜欢的歌曲《曾经的你》。
    看着母亲高兴地跟着歌曲唱起来,父亲才放心地走出屋外秦勉。
    他老了,曾经是军人的他,是多么意气风发!而现在的他,被生活折磨成这个样子,不!是被我折磨成这个样子!我凭什么?!凭什么无所顾忌、理所应当地享受着他们无私无悔的爱,再转身把他们折磨得体无完肤呢?!!
    这是一个混蛋都做不出来的事情啊!而,我却做了出来。
    看着父亲叹了口气,挪蹭着不大方便的腿脚,用手抚摸着我生前的房门,就像小时候摸着我的脸一样,轻轻地,柔柔地。
    父亲打开了我的卧室,里面,和我跳楼时一模一样。三十年吴仁竣,没有一点点改变,纤尘不染。
    父亲走到我写字台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用手细细地摩挲着我以前的笔筒、台灯……仿佛这些是无价之宝。
    “闺女啊!”父亲的这一声呼唤,击碎了我所有的伪装,我几乎站立不住地匍匐在父亲膝头狂喊:“爸爸!爸爸!我回来了!!!”
    然而,父亲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拿着我以前用的笔记本,捂在胸口,呐呐自语:“三十年了,爸爸支撑了三十年啊!我的薇薇啊!我真后悔啊!我真后悔,不应该绑你在我们身边,我们是太爱你了,舍不得你走啊!没想到,你就这么走了!”父亲老泪纵横,双手抓紧笔记本,仿佛就能抓住我一般.
    “爸爸好累啊!爸爸心好疼啊!你走了三十年,爸爸没有睡过一个整觉啊,总感觉,你就是淘气,随时会回来一样啊!你妈,她想你想得眼睛哭瞎了,人也不清楚了,可爸也想你啊!
    “爸也想头脑不清楚啊!爸爸多想找你去啊!可是……可是,爸不敢。爸爸,要照顾你可怜的妈妈,爸,不能扔下她啊!闺女啊!你咋就这么走了?我们对不起你啊!”
    我听着父亲的话,看着父亲的泪,我第一次知道我错了!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我有什么权利享受他们的宠爱,但一个不如意就把他们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我毁了我幸福的家,也毁了我精干的爸爸和温柔的妈妈,我毁了自己,也毁了他们的人生!
    然而,他们竟连半句怨言也没有!
    他们守着我的空房子,三十年,没有变过,可是细观家里,除了我的房间,其他的房间早已破旧不堪。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们能以一个空房子为精神支柱?是什么样的大爱,能这样无怨无悔?
    只有父母的爱!
    我恨死自己!恨死自己!我多想,抱抱我的父亲,吻吻我的母亲,我却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闺女啊!爸,想你!回来吧!”随着父亲的一声呼喊,我心竟刺痛一般的强烈,我抬头,刚想对着父亲回答我回来了,父亲的一滴眼泪,滴在了我的眼中。
    阳光!白茫茫一片的阳光,晃得我睁不开眼来。
    我紧紧地闭着眼,摇着头,躲避着这刺眼的阳光。我想大声呼喊,告诉父亲我回来了,可是强烈的刺痛感,使我张着嘴却喊不出来。
    我拼命地躲避着,拼命地用手抓着,想牢牢地抓住父亲的手再也不松开!
    6
    “医生!我女儿醒了,她刚才在摇头,手在动,她的眼睛在动,她醒了,她醒了!”
    这是母亲的声音。我的头,晕得厉害,疼得厉害,但是我依旧能分辨出,这是母亲的声音,是我想念的声音。
    “是啊医生,您快看看!”
    伴随着父亲焦急的声音,我感觉我的眼睛被人扒开。
    “真是奇迹,昏迷了三十天,居然醒了!这真的是医学的奇迹,是情感的奇迹!”医生兴奋地说,“你们太伟大了,坚持不放弃,坚持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呼唤,你们的女儿,终于挺过来了!”
    “天啊!”母亲哭了,哭得撕心裂肺,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父亲也在隐忍着抽泣,也抓着我另一只手。
    原来,我死了三十天。
    我死了三十天,陪了杨展三十年。
    我回来了!就再也不会走了!我很庆幸,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明白了一个人,不只有爱情,还有亲情。
    也明白了所有英俊的外表在时光的雕刻下都会面目全非,而所有爱情都将归为平淡。
    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所有的婚姻,都是在柴米油盐中培养出的一份相濡以沫。更明白了父母给予子女的,是他们所有的情感和寄托,乃至一切一切!这份无私给于,这份不计回报的情感,是没有爱情可以比拟的。
    人,不能自私到因为爱情,而毁了亲情恶鬼保镖,毁了父母的一生。
    三十年也好,三十天也罢,好在,我终于明白了!
    他们呼唤回了我,用爱包围着我,我会回馈我的一生,报答他们!
    我要努力!努力好起来!不再让他们为我担心受怕!
    我要孝敬他们,像他们对我一样去爱他们,我要他们成为最最幸福的父母!
    他们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虽然眼睛还睁不开,但是我的心里,十分清楚明白。我多想,紧紧地抓着他们的手,陪他们到老,因为,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爱伦斯特!(原题:死亡三十年)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