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青海民族大学学工在线

发布时间:2019-01-25编辑:admin阅读:79

    人吴雪妍,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青海民族大学学工在线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在白露凝结成霜的日子,一人,一舟,穿越重重苍茫的蒹葭去寻觅心上人。但不知为何颜韵ycy,总是隔着一江秋水,爱而不得,就像暗恋时飘忽不定的心情。
    也许我们都曾读过《诗经》里这首美丽的诗,但什么是蒹葭?

    蒹葭,就是芦苇,又称芦花。它依水而生,入秋变黄,花开如雪,纷飞时宛如梦境,仿佛道不尽的思念情深。
    芦苇最美的是姿态。它很飘,像一个飞舞的精灵彩虹旗泡弟弟,飘在幽静的池塘水泊边,飘在诗人的案头笔尖上,飘在游子离愁别绪的心间,飘在你我热爱的人间……


    蒹葭泛月
    总有飘逸在水边
    赏芦苇,最美当是夕阳下,月夜里。
    民国诗人郁达夫,去杭州西溪玩时闫德利,特地跑去秋雪庵,因为那里有一大片芦苇花。据说,秋雪庵的名字声梦奇缘,正是因为芦苇花开如秋雪纷飞,便从诗句“秋雪濛钓船”中取名为“秋雪庵”。
    然而苏玉红扮演者,那天郁达夫去的不是时候,芦苇并未开花纳粹追凶。只见夕阳斜照,光晃荡在瘦长的芦叶、芦杆上。虽说没有秋雪的意境,可是郁达夫一行人却觉得“一味的晴明浩荡,飘飘然,浑浑然,洞贯了我们的肠腑开开贷。”

    郁达夫问老僧人,芦苇什么时候会开出全白的花?老僧人微微一笑,“那就要等到阴历十月,如果有月亮,那更美。”
    后来,郁达夫有没有再去看一次月光下的“秋雪”,我们不得而知。但徐志摩见过,马翠霞因为他的诗回忆了那一刻:“这秋月是缤纷的碎玉,芦田是仙家的别殿;我弄一弄芦管的幽乐,我映影在秋雪庵前。”
    水的妩媚,月的温柔楚威后,芦的飘逸把自己包围其中,所有的烦恼都仿佛被涤荡,身心仿佛也跟着放飞。
    蒹葭泛月艾斯库伯,飘逸的美之所以动人,是因为我们都有一颗想要飞翔的心。


    芦苇有根
    恰如你我飘世间

    哲学家帕斯卡尔曾说,“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因为人和芦苇一样,脆弱又坚韧,渺小又倔强。
    秋天的傍晚里,抬头是天高云阔,低头是连绵一片的芦苇荡,仿佛背后总有秘密。那白蓬蓬的芦花,天真烂漫地四处乱舞。暖黄色的阳光下,既心动又心碎。


    芦苇是脆弱的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它只能随风起,依水生。然而,它坚韧,懂得为风低头,留下最美姿态宝石塔防。它渺小,所以从不和世界逞强。它美丽,所以从不在春天争艳。芦苇总在秋天兀自美丽,在风中勇敢飞翔,在四季自由生长。

    作家周国平说过,“人这脆弱的芦苇贵溪天气预报,是需要把另一支芦苇想象成自己的根的。”
    我们都是飘在世间的人任丘人在线,像芦苇飘在水间石头网。但,只要有根,总会让你有梦可依黛咪·摩尔,有心可归,那也许是故乡,也许是爱人岩土英才网,也许是理想。

    岁月可将我们雕刻
    生活可将我们搓圆揉扁
    但只要像芦苇一样
    牢牢守住自己的根
    懂得坚韧与谦虚
    我们依然可以迎着风微笑
    看着夕阳落泪
    为美丽的世界心动不已……
    文章内容选自网络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