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丹运动服人走阳关道,鬼走水中影,过桥时千万不要看水里的影子!否则....-珙县大管家

发布时间:2015-06-17编辑:admin阅读:74

    人走阳关道,鬼走水中影,过桥时千万不要看水里的影子!否则....-珙县大管家



    第一章 买亲
    我叫李明峰,小名叫李三宝乜野系恋爱。
    听我大伯说,我妈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夭折了,第二胎因为是个闺女,加上出生的时辰不好,便送给别人去养了。
    直到我的出生,便有了三宝这个小名。
    我今年二十岁,家住簸箕村。
    这里之所以叫簸箕村,是因为本村占地面积又小又偏吴云洋,故而被人称为簸箕。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人都想过上奔小康的幸福日子。
    所以,像我们这种穷山沟里长大的孩子,是很难娶到老婆的。
    因为八十年代初,重男轻女的思想太严重,导致村里的姑娘少得可怜,就算稍有那么几位正值豆蔻年华的妹子,却成天心高气傲的想着外嫁,以至于村里的小伙子们个个为娶媳妇延续香火之事愁得头发直掉。
    因此,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的乡民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竟学会了到人贩子手里买女人。
    大伯前几天突然神秘兮兮的出了门,我问他干什么去他也没说,只是让我等他好消息。
    直到今天下午的时候我才得知,原来他说的好消息就是给我在外面买了个媳妇回来。
    小时候,母亲生下我没多久就得病死了,父亲外出打工几年就杳无音信。大伯只有一个闺女纸片战记,嫁到外地就没怎么回来过了。
    所以,我是他们一手带大的,在他们眼里,我相当于他们的亲儿子。
    正是想着要让李家的香火延续,所以他和大伯娘才急匆匆的要给我找媳妇。
    虽然我有些接受不了大伯和大伯娘这种逼娶的方式,但我打心底明白,他们是为了我好。尤其是当我看到被我大伯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时,我的想法就更加坚定了。
    那个女人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身高一米六几,皮肤白皙,小脸精致,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娶夫纳侍,整个人小巧玲珑不说,还透着一股子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就算一直在哭,也是特别的好看与迷人。
    村里其他光棍看到大伯给我带来的这媳妇,无一羡慕嫉妒到了骨子里。都说我这辈子祖上烧了高香,才让我大伯买到这样一个漂亮的媳妇回来。
    我看着他们哈喇子快流一地的猥琐表情,也懒得搭理他们。目光再次落在那姑娘身上时,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与无奈。
    第二天英里塔,在大伯的催促下,我就和那姑娘办起了喜事来。
    一开始,我是真心抗拒的。虽然我这人书读得不多,李允熹但好歹也上了几年高中,多少知道大伯和伯娘的做法是违法的月亮湾庄园。且不提法律这一块吧,就说我这良心和道德上面,也是很受谴责。
    大伯娘似乎看出了我的不愿意,就偷偷把我拽到一边去。说了一大堆他们是为了我好的话,又说了一堆他们是何其辛苦和艰难才从人贩子手里给我找着了这么漂亮姑娘,如果我不好好珍惜的话,那她和大伯会伤心难过死的。
    大伯和伯娘虽不是我的父母,但却胜过他们的存在。这些年,他们对我的好乔丹运动服,我是一一看在眼里,就等着长大了孝顺他俩。如今……他们却把我娶媳妇看在了首位,我真是恕难不从啊。
    就这样,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当天,那姑娘就在大伯娘他们的逼迫下,换上了一件艳红的喜服。我也穿了身大伯早就为了我准备好的旧款西装,西装太大,有些不太合身,但农村结婚不也就这么凑合了吗?
    席间,村里那些没找着老婆的光棍汉频频找我敬酒,对我没说几句好话,但把我这新媳妇夸得简直就要上天。
    一会说我媳妇长得漂亮,一会说她皮肤又白又水嫩,一会竟扯到了丰满的话题上了。
    我一听这怎么越说越不入流?再看看那哥几个的表情,简直恨不得用眼神把我的新媳妇给奸污了似的。当即我这火爆脾气上头了,二话不说就将桌子一踹,拉起我新媳妇的手就进屋去了。
    那些围观的乡亲却笑闹着说我是毛头小子,才刚讨婆娘就急着要洞房,真是柴火上浇汽油--一点就着。
    我知道他们是故意说风凉话,也不想理会,拉着新娘子就要进屋去的时候,大伯娘却过来将我叫住了。
    她先将那些看热闹的光棍汉喝斥开,随后拽着我的胳膊说:“三宝啊,你先听伯娘说几句话。这个针你拿着。”
    我说我又不缝衣裳,拿针干啥?
    大伯娘却说,一会要是我这媳妇不老实的话,就用这针扎。反正除了疼以外婚誓原唱,也扎不出别的伤。
    我当时就僵着脖子说没这必要吧,想到新娘子那娇小又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真下不了这个手。
    大伯娘却训话说,她听话你自然不用管,如果不听话的话,就必须要采取这种手段五子球。
    扎吧,扎到她服为止,扎到她肯任你摆布为止。只有以后给你生了娃,她才能老实安份。
    伯娘的话一时让我无语,我只能照做的把针接了过去。回头再看看新娘子,一张脸已经吓得发白,瑟瑟发抖的肩膀更是泄露了她心底的紧张。
    我牵过她的手,把她带到喜屋里去,又将大门重重的给掩上。回头看她死咬着嘴皮站在屋子当中连动都不敢动的样子,我心一软的说:“你放心,我不会扎你,也不会对你动粗的。”
    说罢,为了让她相信,我直接就将手里的针从窗户口扔了。
    谁知,她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死死抱住我的双腿说:“这位大哥,你放过我吧,我还是学生,我还有学业没有完成,我父母还等着我回家呢,我是让人骗来的,呜呜……”
    我说:“不是我不救你,你是亲眼看到我家人的强硬态度了,我真的没有办法救你。”
    听到这里,小姑娘原本充满希望的眼神瞬间就黯然了下去。一张苍白的小脸,除了绝望就是绝望。
    我怔怔的看着她,虽为她可怜的命运惋惜无比,但我却真的没有办法。
    接下来,我俩都没有说话,我就那样僵直的站着。她却松开了我的腿刘庆朋,整个人就跟没了灵魂的木偶一样盯着灰扑扑的窗外。原本水灵的眸子,瞬间空洞木讷得没有一丝生气。
    那一刹,我望着她,思绪不由千转百回。下一秒,竟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好,我可以放你走。”
    第二章 助逃
    那姑娘一听我说要放她走,眼中立马闪过一抹死灰复燃的光芒,随即又抱着我的腿,不住冲我下跪叩头道歉。
    我听她语气十分激动与兴奋,忙出声阻止。将她扶起之后,又把她拉到喜床边上坐下。
    姑娘既羞涩又惶恐的看着我,似乎在内心怀疑我要对她做什么。
    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情义两重天,我只能放低声量如实道:“现在门外有人正听着我们俩的动静呢,你要是真想逃离这里,就不能太过声张。”
    姑娘听罢,顿地冲我感激的点了点头,接着声如蚊呐的说:“大哥,只要你肯帮我,我愿意一切都听你的。”
    一切都听我的?我看着她鼓鼓的胸脯,还有那细滑温柔的脸蛋,在橘红色灯光的映照下,简直美得不似真人。
    我强迫自己将视线挪开,故做淡定的朝大门外张望一眼,便朝姑娘嚷了一句道:“叫!”
    “啊?”姑娘一时没弄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我让你叫两声,门外的人正在等动静呢。”
    “怎么叫?”
    我深吸一口气,有些不自在的对她说:“那种片子看过吗?”一时怕她反应不过来,我又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文雅一点的说话就是爱情动作片,一男一女演的那种……”
    姑娘刹时就反应了过来,小脸红霞遍布,看着我的目光又羞又怯。
    我被这小眼神撩拨浑身发热,恨不得把先前说的那些话统统抛掷脑后,自己立刻化身禽兽现在把她给办了。
    好在这姑娘很识趣,即便不好意思,也按照我说的假装哼了几句。为了让场面制造得更逼真一点,我们还齐心协力的把那张用香木做的床摇得“吱嘎吱嘎”的响。
    折腾到大半夜的时候,我和她都有些累了。
    接下来,我就把桌上切水果的刀取出毫不犹豫的划破了自己的食指,咬牙挤了一两滴血在床单上面,等血渍如梅花的纹路般晕染开了我才微微的松了口气。
    姑娘看到我为她做到了这种份上,也算是彻底对我放下了戒心。
    她除了由衷的对我说了一句你是好人以外,还跟我讲了她的名字,以及她学业和家里的事情。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天就亮了,我俩一睡就睡到了中午十一点多钟。
    要不是伯娘过来敲门,恐怕我们还不会醒。
    伯娘进了屋就把小然给支了出去,经过昨晚的畅聊,我已经知道了姑娘的真名,她姓苏,单名一个然字。
    我正想问伯娘要干什么的时候,伯娘就直接绕过我,冲到床边就掀开被褥四处打量,那神情就好似突击的扫黄队一样。
    待看到床单上的那抹刺眼的血渍后,她才松了口气,冲我笑吟吟的看了过来道:“三宝,昨晚你俩怎么样啊?”
    我梗着脖子僵硬的笑子笑道:“还行。”
    伯娘听到这里,脸色立马大好的说:“我就说嘛,让你不要心软。这女人啊,你一但得到了她,她就算再烈,也会对你死心踏地的。况且,我们三宝还是村里最俊俏最有学问的后生,这丫头要再倔的话,那就太不识趣了宝珠奶酪。”
    “是是是难耐相公狂野,她现在很听话了,伯娘你就别说她了。”
    “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心疼新媳妇了?”
    “嗯,都是一家人了,我不疼她疼谁啊?”
    我很是敷衍的回应伯娘,随后就说自己要换身衣裳,便心烦意乱的把她推出了房间。
    接下来,日子过得不咸不淡的。
    转眼,苏然住在我们家已经十天了。
    这十天,她的表现一直很不错。每天除了主动帮着大伯娘干家务烧饭洗衣之外,人前更是老公老公的叫我,那个嘴甜,听得我自己都觉得这快跟真的一样。
    直到夜晚,她睡床上,我打地铺,我才能清楚的看清我与她之间不可跨越的距离。不可否认,我是喜上了苏然,我也不想让她走,但我却不能做强迫她还有违背良心的事。所以我的内心,一直相互矛盾的煎熬着。
    由于苏然的表现特别出色,大伯还有大伯娘很快就对她放低了戒心。
    这天,村东头的周家生了大胖孙子,这喜事办得火热朝天了。
    跟周家颇有交情的大伯和伯娘自然就被请去吃席了,按照惯例,大伯和大伯娘应该很晚才会回来。所以,我知道机会来了。
    当他俩前脚一走,我就把苏然从屋里喊出来,带着她一路往村口方向跑。
    直到我们走出村子很远的地方后,我才停下脚步跟她说这里安全了。
    她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我想了想,又把自己平常存的零钱塞到了她的手里。告诉她,一会要是有车经过,无论是什么车都要拦下来,然后求司机栽她一程。
    只要出了这里,很快就能看到大马路。到时求助当地警察,很快就可以回家去了。
    苏然拿过我的钱涟水人才网,俏丽的脸上并没有喜悦之情,她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许久才充满眷恋的转过头去。
    我去,她不是一直想着离开吗?现在又是什么表情?
    舍不得我?或是对我有好感了?
    我怀着复杂又不解的心情回到家里,只觉内心跟堵了块石头般的难受。
    半夜,都快十二点多钟了。大伯才在大伯娘的挽扶下,醉醺醺的走回来。
    我见他俩回来了,便故意装成很痛苦很难过的样子说:“大伯,伯娘,我媳妇不见了。”
    大伯一听,立马就酒醒了。大伯娘也骂骂咧咧的问我说怎么不见的。
    我只能表现得十分无辜的说:“不知道,下午让她去附近割点猪草,她就没回来过了。”
    大伯气冲冲的说,八成是跑了。大伯娘更甚,又是骂,又是跺脚的说,早知这小贱人竟有这种心思,当初就该打断她一条腿,然后用麻绳捆在家里哪也不让去。
    我听了也不说话,只是闷闷的回屋睡觉了。大伯和大伯娘以为我是为苏然的事情伤了心,不但没有骂我,反而还安慰我,说以后会再帮我物色新的人选。
    我很无语,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第三章 死人
    当天晚上张云秋,没了苏然跟我争床这本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想到她在这里时的一颦一笑,我竟辗转反侧到了天亮,好不容易昏昏沉沉的睡着又做了个怪梦。
    梦里,逃跑的苏然又回来了。她穿着我们结婚时穿的那身衣裳,对着我巧笑嫣然,美得跟天宫里的仙女似的。
    我当时就懵了,问她为啥要回来。
    她说我救了她,她舍不得我,想回来报恩秋色之空漫画。还问我是不是真心喜欢她,我毫不犹豫就点了点头。
    苏然满意一笑,忽地就对着我脱起了衣裳。没一会儿,她就脱得光溜溜的,那姣好的面容再配上那让人兽血沸腾的身材,二话没说,我们就干起了那种没羞没臊的事林沛渠。
    醒来的时候,大伯娘已经做好了早饭,我心不在焉的吃着,便问她大伯去哪了。大伯娘叹了口气,啥也没说。但我大致却明白了。大伯这么早出去应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去找苏然,二是再给我找新媳妇。
    回想到昨晚那梦,我整个人不由有点恍恍惚惚的钱瑞安,也没再继续追问。
    白天像游魂一样过了一天,到了晚上我就早早的爬上了床。
    就在我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窗外突然莫明其妙的刮起了大风,那呼啸的风声夹杂着村里各种畜牧的吠叫声,使得这个夜晚显得特别的诡异与不安宁。
    我心说这难道是要变天的节奏?本来是不想理会的,可这风刮来越来越大,吹得我的窗户那是“吧嗒”直响。
    没辙了,我只能下床去关窗。
    就在我刚把鞋给穿上,却依稀看到窗户外面有抹人影在那晃来晃去。我怔了一下,暗道,这大半夜的又刮这么大的风,谁不睡觉跑我家来做什么?
    难道是贼?想到这里,我顺手就从屋里操起一根棒子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口。
    当我把头伸出去一看的时候,我瞬间就吓了一跳。
    站在我窗户边的哪是什么贼啊,分明就是我们村的王铁蛋。
    王铁蛋比我大八岁,无奈家里人穷,长得又满脸的麻子,眼看都要满三十了还没找着媳妇。
    就在我跟苏然结婚那天,这货看到我媳妇那眼神是最猥琐露骨的了。说话更是流里流气,当天要不是情况特殊,我真想揍他一顿。
    虽然现在苏然不在了,可我还是看他很不爽。当下便问:“王铁蛋,你他娘半夜不睡跑我这里来干啥?”
    王铁蛋并没有回应我,他就怔怔的站在我的窗户外面,一张脸煞白得就跟糊了一层粉似的,那漆黑的眼仁诡异的遍布了整个眼眶,但瞳孔却找不到半点焦距。
    此时,他直勾勾的望着我,浑身散发着一种冷冰冰的气息,就像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一样。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忙缩了缩脖子,悄然的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道:“王铁蛋,再他娘不说话就给老子滚,别在这里杵着吓人。”
    说完,我“砰”的一声就将窗户给关上,又用栓子扣住,继续钻回被窝里捂着被子就呼呼大睡。
    第二天,吃过饭我正跟伯娘在院子里搭瓜架,搭到一半的时候村子里突然有人传话说王铁蛋死了。
    我听了暗觉不可思议,心说昨晚王铁蛋站在我窗户下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莫明其妙就好死了呢?
    满怀好奇的我,不得不跟着乡民们去了王铁蛋家一趟。
    果然青宫电影城,那货真的死了。躺在一张凉席上的他肤色苍白如纸,瞳孔放大、面色乌青泛黑,五官表情显得十分惊恐。
    不错,他的死状算不上惨烈,但却有说不出的诡异。
    我看得心里一阵发毛,忙问乡亲们他是怎么死的,大家众说纷纭,可谁也回答不上来。就连他的家人也不知道,就说一早的时候王铁蛋突然像得了癫痫似的狂抽,抽着抽着就倒在了地上,没一会就断气了。
    回家的时候,回想起昨晚王铁蛋在我窗户下出现的情景,我心里隐约觉得最近村里似乎要出大事。可到底要出什么事,我说不上来,心里只是七上八下的不安。
    第二天中午,大伯就从外面回来了。
    这次回来,他又给我带了个姑娘回来。
    这姑娘长得高挑端正成长湾,虽不如苏然精致秀气,但看着也很舒服。
    大伯说,这丫头是是他刚买的,虽然脑子有点傻气,但其它方面都好。尤其是看那扎实的身板,不但能务农,肯定还可以帮我生一大堆的胖小子。
    我听了直接摆手,大伯却拉下脸来,问我是不是嫌姑娘傻?还说这姑娘就是要傻一点才好,不会偷着跑,更省心。
    蓦地我被大伯说得无从反驳,只能耷拉着脑袋同意。毕竟,我真不想惹他生气。再说,我若推拒了这姑娘,大伯肯定还会再接再厉的出去找别的女子。与其这样没完没了,我不如妥协算了。
    于是,在第三天的时候,大伯和大伯娘又给我办起了喜事。村里请来的乡亲,无不笑我好福气,才一个月不到,就当了两次新郎官。
    我只是置之一笑,也不理会。
    而那傻姑娘也很听话,不用我们哄她骗她,她就直接配合我们做了结婚该做的任何事情。
    晚上,入洞房的时候,我们并肩坐在喜床上。我侧过头,看着她那张抹了胭脂的红润脸庞,心里难免还是有些躁动。
    这时,傻姑娘似乎感觉到我在看她,不由也跟着侧过头来冲我傻乎乎的一笑。
    那一口雪白牙齿,衬得她更明艳动人了几分。
    我难得认真的凝视她问:“你叫什么?”
    傻姑摇摇头,脸上的笑容依旧未消。
    “唉……”我轻声的叹了口气,脑海里蓦地浮现出了苏然的样子,一时感慨万千的说:“这样吧,我给你取个名儿,以后你就叫阿然如何?”
    傻姑娘也不知听懂没有,只是似笑非笑的冲我点头。
    那一瞬间,我觉得她的眼神让我很熟悉,仿佛我在哪里见过一般。更重要的是,她能轻易挑起我暗藏在体内的欲火。
    下一秒,我啥也顾不上了,直接就把傻姑娘按倒在了床上,两手急不可耐的就去解她的衣裳。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