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真经锦衣卫怎么样什么叫做爱?竟可以美到哭……-创酷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5-07-26编辑:admin阅读:43

    什么叫做爱灵极客?竟可以美到哭……-创酷中文网

    每晚七点来这个角落,看生活的起起落落……
    有些故事关注了就难忘一辈子!
    - 01 -
    这男人是谁?
    她被人强上了。
    那人将她面朝下压在床上,强健的腰在她身后快速挺动,同时将嘴唇凑到她耳边,用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嗓音问:“现在如你所愿了么?如果还不够,我可以再重复,把你强上一百遍。”
    这话太过赤luo,她羞得面红耳赤,将脸埋进枕头里。
    男人体力很好,浪潮一波一波,将她拍打的渣都不剩。
    她快把自己憋死了,奋力抬头,用酸软的右手拨了拨被汗浸湿贴在脸上的刘海,长发打着诱惑的卷儿,从她瘦削的肩头滑落。
    等等!卷发?她明明没有烫过头发。
    易小念哀嚎一声,从梦中醒来,整张脸已经红成了小苹果。
    原来刚才,自己是做了一场春梦吗?
    从出生到现在整整二十年从来没有谈过一场恋爱的人居然做春梦,而且还是被人强了,说出去要丢死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男人真的很性感呢……”
    易小念喃喃自语,用双手拍了拍滚烫的脸,随后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被子手感很轻,布料柔软光滑,透着一股高档香水的味道,仅仅摸着便令人留恋不想放手,却也让易小念动作停住,僵成了一尊雕像。
    这并不是她的被子!
    易小念猛地抬起头,四下环顾。只见这是一间以蓝金两色为主要装修色调的卧室,空间宽阔,家具精致且花纹统一,电视柜旁边还有一个隔间,隐约能看到同系列书柜四福晋杂记。
    她随手一摸,从床头柜上抓来了个桌牌,桌牌一面印满英文与电话号码,易小念懒得看,直接翻到另一面,只见上面印着“ZM酒店,给您最极致的入住体验”。
    自己为什么会在一个豪华酒店里?
    易小念百思不得其解,挠了挠鸡窝似的头发,耳边突然听到一阵有规律的呼吸声。
    那声音似乎近在咫尺,而且带着明显的男性特征。
    易小念僵硬地回头,果然看见手边躺着一个身材硕长的男人。
    男人背对她而睡,从她的角度只看得到对方浓密的短发和高挺鼻尖,伸出被子的右手虽然白皙修长但并不瘦弱,即便在如此放松的熟睡状态下也能看得到明显的肌肉起伏。最关键的是,他整片右肩都袒露在外,没有半寸布料遮挡。
    显然,被子底下的躯体并没有穿衣服。
    易小念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胸口,摸到光洁的皮肤之后,随即倒抽一口冷气。
    眼前的一切告诉了她一个事实,在这家豪华酒店里,她与一个英俊性感的年轻男人赤身裸体躺在同一张床上,共度了一夜。
    这张床上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连小学生都能猜得到,可是身为女主角的易小念,脑子里却是一片茫然。
    这个男人是谁?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刚才那个奇怪的春梦,究竟只是场梦,还是真正发生过的事实?
    易小念都快疯了,她快速下床,赤脚跑到卫生间里,郑恩柏朝脸上用力泼了几捧冷水,才稍微冷静下来。
    卫生间的镜子光洁明亮,看着里面那张熟悉的脸,一些记忆片段从易小念大脑深处缓缓浮现出来。
    这件事,要从两天前说起。
    - 02 -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晚上九点,华城市人民广场。
    易小念铺开红布,将货品整齐摆放上去,然后清了清嗓子,拿起喇叭开始喊:“瞧一瞧看一看,十元三样三样十元,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喊了大半天,仍然没有一个生意上门,人们宁愿去看大妈们跳舞,也不愿意在她摊位前多停留一秒。
    易小念嗓子都快喊劈了,无奈地蹲在地上,搓着冰冷的双手,回头对长凳上正拿着小镜子补口红的闺蜜道:“你别化妆了九仁核桃露,这大晚上的谁看得清啊,快来帮我喊两句……”
    闺蜜名叫张晓画,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同样无父无母,在亲戚家蹭饭吃,同样念完高中便辍学,靠摆地摊打零工为生,彼此相依为命。
    但是有一点不同,易小念小气抠门,手里稍微有点钱绝对第一时间拿去银行存起来,而张晓画长着漂亮的脸和性感的身材,有多少花多少,从来没有攒钱的概念,并且从初中开始便梦想着当明星。
    果然,她听到易小念的话后不但没有放下镜子,反而翘起穿着高跟鞋的腿,冲她扔了个白眼:“时刻保持美丽的形象,是身为美女的自我修养,你这种村姑永远不会懂的,再说了,现在都几点了,哪里还会有人来买东西啊,我看我们还是早点回家吧。”
    易小念满头黑线:“……大姐,我才把东西摆出来好么?今天一分钱都没挣着,我们回家喝西北风么欣疤克?”
    “谁让你不早点出来摆摊。”
    “谁让我?”易小念悲愤控诉:“明明是你昨晚出去跟人喝酒,醉到白天起不来!”
    张晓画补完妆,将镜子收进包里,不为所动:“那你也可以自己出来的嘛……”
    她一边说一边拨着卷发,眼神瞥到某一个方向时,整个人脸色大变九阴真经锦衣卫怎么样,用力拽住易小念的手:“我的天!!!他们怎么来了?快走快走!”
    “谁啊?城管吗?”易小念满头雾水地收拾摊位。
    张晓画不答,拼命把她拉起来:“哎呀不要管那些东西了!”
    正在拉扯间,四个浑身纹满青龙白虎的肌肉男走到了面前,冲着张晓画不怀好意地笑:“嘿嘿,总算找到你了。”
    “你们认错人了!”张晓画大吼一句,踩着高跟鞋拖着易小念健步如飞地往路边跑。
    男人们将货物一脚踹飞,追了上来。
    张晓画本想在路边拦出租,谁知那些司机看到她身后有人追,都不肯停下来,她没法,拉着易小念闪身钻进一条黑乎乎的小巷子。
    一样东西都没卖出去不说,货还都被人弄坏了,易小念心里心疼得要死,几乎是带着怒气吼:“躲什么躲!那些人是干嘛的啊?”
    “我回家再跟你解释,现在逃命要紧!”张晓画脚步不停,易小念只好跟着。
    身后脚步声渐远,两人皆是一喜,以为终于逃了出来,谁知突然有两个肌肉男从前面拐角钻出来挡住去路,并且手里还拿着钢棍。
    易小念立刻转身,要往回跑寄生幼虫,却见后头也被人堵了个严实。
    肌肉男冷笑:“跑啊,你们怎么不跑了?”
    易小念冷汗直流:“你们要干嘛?杀人吗?再走过来我报警了!”
    “哎哟,我好怕怕。”肌肉男用钢棍指了指张晓画:“要是报警,警察第一个把她抓起来冰恋吧。”
    易小念正想问张晓画到底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时,就见她突然将包一甩,跪在地上不停哀求:“大哥再给我一个月吧,我保证把钱全部还清,求求你了……”
    “我真的很想相信你,可是你呢?一个月又一个月,这都多久了?”肌肉男拎着钢棍走过来:“不好意思,我今天要先收点利息,把她的腿按住!”
    余下几个肌肉男一拥而上,张晓画瞬间成了案板上的肉。结合她以前的行事作风,易小念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简直要被她气死,但此时情况紧急,她拼了命的护在张晓画身上,大喊:“不要打她,欠多少钱我帮她还!”
    “你帮她还现世活宝?你知道她欠了多少钱吗?”
    “多少?”
    “一百万。”
    再摆十年地摊也攒不出这么多钱来,易小念心里凉了半截。
    肌肉男冷笑着举起了钢棍,对住张晓画的膝关节,张晓画避无可避,脸色唰白。
    “不要啊我不是李莲英!”易小念无力地哭喊,张晓画喉咙里发出的惨叫声几乎震破她的耳膜。
    半个小时候,医院抢救室门口,易小念孤零零地坐在塑料椅上,身上的衣服被血浸湿了大半,脑子里仿佛回响着肌肉男们临走时放下的话。
    “一个月后,如果还还不清钱,我会再来取另外一条腿情定爱琴海。”
    张晓画那么骄傲,那么爱美,如果没了腿,她肯定一秒钟都活不下去,可是,自己怎么能在一个月内赚到那么多钱呢?
    易小念想着想着,捂脸绝望地哭起来。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这片寂静,她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接起电话:“喂?对,我是易小念。”
    电话那头是个声音儒雅的男人:“刚才发生的事我都知道,我希望你能帮我完成一件事情,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一百万。”
    这无异于是天降馅儿饼,易小念狐疑地问:“你是谁?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你不用管我是谁,除了相信我,难道你还有第二条路吗?”
    易小念沉默了,问:“你要我做什么?”
    “去追一个男人,让他娶你,他的资料我稍后会让人用邮件发给你,同时为了让你免除后顾之忧,我会往你的账上打十万,作为预付金。”
    这人是不是疯了?易小念冷静地问:“你就不怕我拿了钱就反悔?”
    男人轻声笑了起来:“十万对于我而言不算什么,但是我相信你朋友长不出第三条腿。”
    是的,以她们现在的情况,还有什么资格跟人谈条件?易小念答应了男人,片刻后,手机响起邮件提示音。
    易小念点开查看,喃喃念出了资料上男人的名字:“顾英爵……”
    顾英爵,28岁,毕业于世界排名前三的顶级学府,是金融哲学历史三料博士,父母皆是华城大学的知名教授,他毕业回国后白手起家,先是创办网络公司,后进军地产、纺织、餐饮等多个项目,短短几年内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将其命名为ZA,现为ZA集团总裁与最大股东。
    这便是邮件里的全部内容,除此之外,附件里还有一张顾英爵的照片。
    他坐在办公桌前,身着高定西服,表情冷漠又疏离,相貌却是比许多当红小生更为英俊。
    自己就是要去追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吗?
    易小念仿佛看见一只癞蛤蟆想要扑到天鹅身上,当然,她是怎么都不会承认自己就是那只癞蛤蟆的……
    不过事已至此,张晓画还在手术床上昏迷不醒,她没有说不的权利。
    易小念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搜索一切关于顾英爵的信息,得知ZA集团明天会在华城市最豪华的ZM酒店举行周年庆典,身为集团总裁以及创始人的顾英爵必定会出席。
    这是个接近的好机会,易小念拨通了ZM酒店的招聘电话。
    “喂,你们招兼职吗?马上就可以上班的那种……”
    次日晚上九点,ZM酒店最大的宴会厅中,人头攒动,灯火辉煌。
    主持人拿着话筒,在台上激情澎湃地喊着:“接下来,欢迎我们最尊敬最崇拜的人上场,那就是ZA集团总裁——顾英爵!来,有请顾总裁!”
    激烈的掌声中,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顾英爵身着黑色正装,站到讲台上,主持人发现有些不对劲,立刻跑上去将立麦调高一截,然后迅速退下来。
    即便在这种喜悦的时刻,顾英爵的表情依旧认真而严肃,一丝不苟的头发和领带,都透露出他行事果断的作风。他冲台下略一点头,缓缓道:“今天……”
    在灯光照不到的阴暗处,易小念偷偷将空托盘塞进柜子底下,飞快跑进卫生间里,将服务员制服脱下,露出里面特意熨烫过的黑色连衣裙,并且解开盘发,让其垂到肩上。
    即便是癞蛤蟆,也得做最漂亮的那一个,易小念以前从来不在乎这些事情,今天却不得不重视起来,因为,她必须让顾英爵爱上自己。
    当易小念回到宴会厅时,顾英爵的发言已经到了尾声。
    轰鸣的掌声再一次响起,主持人抬起脚,正准备上台,突然看见一道黑色的身影飞奔过去,扑倒在顾英爵脚下。
    众人第一反应是惊叫,以为有杀手偷袭,保镖也掏枪上前,冲到顾英爵身边,要将那人拿下,
    顾英爵后退一步,看清眼前那人是个女孩,于是抬手制止了保镖,低头问:“你要做什么?”
    那女孩正是易小念,她抬起脸,仰望着顾英爵,眼中充满期盼:“我爱你,你娶我好不好?”
    惊叫变成失笑,众人拍拍胸口奉节中学,心想原来是个疯子,女职员们则用目光将易小念全身上下扫视了个遍,更有甚者直接上来问“你是哪个葱”,看见顾英爵严肃的脸后又立刻退了回去。
    顾英爵没说话,易小念以为他是在犹豫,于是又凑近了一点:“我是真心的,只要你娶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了。”
    顾英爵终于有了反应,面无表情地问:“你是我们公司的职员吗?”
    易小念摇头。
    “很好。”顾英爵颔首,对保镖示意道:“把她拖出去,还有,叫酒店保安部经理过来。”
    易小念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刚才不说话并不是在考虑她的请求,而是在想要追究谁的责任!
    不过为时已晚,保镖一人抓住她的一只胳膊,抓小鸡似的将她带离宴会厅。
    闹剧收场,周年庆继续。

    戳下面的原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