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积分极坐标人,不能只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硕士博士读书会

发布时间:2015-10-02编辑:admin阅读:71

    人,不能只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硕士博士读书会

    精华摘录:“人需要培养看他人故事的能力,不能只注重丰富自我,也要学习怎么读人。”
    人,不能只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
    本文选自:莫非《在永世抛掷一个身影》
    我有个爱读书的母亲。在台北居住时,曾有一度和已故作家三毛毗邻而居。
    三毛生前因为身为作家,常会得到许多文化界的赠书,母亲便常到她家去借书读。母亲有个习惯,喜欢把一切混乱的物品重新排列有序,所以每次去借书,都会顺手帮三毛把书架整理一番,按出版社、作者等排列摆好。这件事还被三毛写在她的文章里。
    有一次,三毛组团去印度旅游,顺邀母亲一起同行。那次母亲观察到三毛很有入戏的能力,她和当地导游只说上几句话,回头便说那导游似乎对她有意。许多一般习以为常之事,在三毛的世界里似乎都会化为戏剧化的情节。最后,三毛也是用一个戏剧性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医院里用丝袜上吊自杀。过世后,仍有许多关于她的种种传奇在时间流传。

    人不能只一味投入在自己的角色里
    这让我有个体会,在这世界上有两种人存在:一种是活在故事里的人,另外一种则是看故事的人。也就是说一种人是专门被人看,另一种人则是专门去看人。
    既然如此,我们是属于哪一种呢?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本小说,我们同时是这本书的作者兼主角,自然便应不断地充实自我,让自己这个角色变得更为丰富,在各种生活历境里常得启示,屡有顿悟。不只如此,这本书也应有个更大的人生主题,让我们能活出超越现实处境,不断提升向上的人生境界。
    然而,人绝不能只一味投入在自己的角色里,浮沉于自己的故事情节中。那种专门被人看,也就是所谓“主角型”的人物,有时会因过于投入在自己的故事中,情绪不断起伏跌宕,很可能会淹没了视野,对生活无法看得更清楚王维绪。更别说跳出自我,客观一点给自己一段距离反思,再参考别人的起落,来衡量自己的挣扎是否合乎比例了。
    专门被人看的人,也有时会因过于自我沉溺,而较难去关怀别人。他的世界全从自我出发,去解读世界,去实现自我,就像史铁生所说的:“每个激情的演员都难免是一个人质洛临。”既已成为激情的人质,对生活里的现实与虚幻便常无从分辨,正如三毛雨靴踩泥,事事皆情节,动静皆故事,怎还会有余地进入别人的世界呢?

    人需要培养看他人故事的能力
    人需要培养看他人故事的能力,不能只注重丰富自我,也要学习怎么“读”人,不只需要建立阅读书本的精湛眼光,更需要培养怎么读人心,读人面,甚至读这个世界的能力。在不断俯首、靠近、诚恳的阅读中,去见证别人的美,别人的悲情猩猩将军,甚至别人的大起大落。保罗说:
    “我们岂是又举荐自己吗?岂像别人用人的荐信给你们或用你们的荐信给人吗?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疼爱妈妈简谱,写在我们的心里,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哥林多后书3:1~2)
    保罗说的是不要自我举荐,也不要请别人写推荐信,而是透过他人的生命来成为自己的推荐信。而且这信是写在心里,让众人知道并念诵。二重积分极坐标
    保罗曾把福音带到哥林多教会,在爱里手把手地教导、关怀哥林多的弟兄姊妹,使得他们能够被建造、成长,而渐趋成熟。因而哥林多许多弟兄姊妹的美好生命见证,就是保罗和提摩太向世间的推荐信。
    如此说来,在这世间,有没有哪个人的生命就是我们的推荐信呢刘会远?
    我们是否曾在一个人的生命力栽种爱和信仰,守护对方生命成长,见证其开花结果,路树成荫,最后迎风招展呢苦娘?对方的枝枝丫丫在空中的书写里,是否可以依稀读出关于我们生命的种种呢?
    这牵涉到我们对这个人是否曾先作过深度的阅读。若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那么这世间存在着太多等别人来读自己的作者,却缺少主动去阅读别人的读者。在这红尘滚滚的人世间,常觉得我们欠彼此一个深度的凝视。
    每个人都等着被翻阅,却很少有人会想要对身边的人有一窥的兴趣。很多人根本不清楚身边的人是怎么回事?即使同床共枕几十年,对枕边人这本书往往只看书皮,不清楚内容。做父母十几年,却从没搞清孩子这本书的语言为何。最常见的则是做儿女几十年,直到父母去世都还没碰过父母这本书。除了父母一生的职业功绩或脾气、情绪,全不清楚父母在权威之外的个性和内心世界,有怎样的喜乐或痛苦。
    然而,在所有的生命阶段里,老年人的故事内容最丰富,情节也最精彩了,但却拥有最少的读者。海明威写了一篇短篇小说《一个明亮干净的地方》,就是在讲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冷漠,年轻人对老年人的不耐和不屑。故事中的侍者知道常在咖啡馆默默喝酒的老人,曾经几次自杀未遂,却懒得了解是怎么回事,只简单地以“既然他有钱,就不应该绝望”!十分粗糙地打发了这个人的一生。老人的一生,也因此蒙尘最厚葛健颖。
    一般来说,在社会中的成功人士,自然有人会为他作专访或传记。但对大部分平凡的人,最能得到别人重视的时候,除了婚礼,就是丧礼了。近年来流行在丧礼时,亲人整理死者一生的照片来作幻灯片投影,简述死者一生。但对死者来说,最想被翻开阅读的时刻,应该是在生前吧?可以感觉到被人倾听、关心,甚至被欣赏撒拉嘿,还有机会可亲身增添第一手的诠释。

    我们欠彼此一个凝视
    每一个尚活在世间的人,都渴望被阅读。然而现实却是,人常常必须用死亡来换取自己被正视,被出版的机会。
    我们欠彼此一个凝视。
    想想,这世界多几个愿意阅读他人的读者,不就会减少许多误会,化解很多恩怨,也会增加许多生命交流的机会。
    像保罗对哥林多许多生命的参与一样,我们是否曾经花时间阅读他人的生命,再让对方生命里充满我们爱的手迹?
    基督教常说的那句话——“以生命影响生命”,是指向他人述说自己的生命见证,期盼自己的生命故事可以感动、影响对方来认识神催眠演舞。但今天想挑战每个人的是,先用阅读来进入他人的生命故事里,让对方的生命像保罗所说,写在我们的心上,见证他的生老病死。而且和对方生命交轨的时候,不为促销什么观念或传教,而是真正道成肉身,走进对方的生命中,坐下,和他一起同作息。
    我们是否能好好地阅读非信徒,阅读身边的人,阅读神放在我们生命轨道里的每一个人呢?然后,才慢慢地揭开自己的生命和信仰底蕴,也许作为对方书写其生命一笔一画的参考?
    借着阅读彼此,我们可以把彼此写在心版上,并彼此举荐,生命才能如此影响生命。
    我们欠彼此一个凝视。
    以下经典好文,你可能会喜欢,点击蓝色字体即可进入文章:
    这封“领导痛批95后下属”的邮件遭疯传,句句扎心!
    圣诞节的由来与真实意义,你是否知道?
    中国最可怕的骗局,魏哲鸣竟是因为合法!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