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刹海在哪什么是东方经济学?文化与经济的关系。 皇夏经济学--玄月王培

发布时间:2017-04-07编辑:admin阅读:309

    什么是东方经济学?文化与经济的关系。 皇夏经济学|-玄月王培爆炒甘蓝
    皇夏经济学,又称华夏经济学、东方经济学,是指在华夏道统“天下观”下、建构在河洛阴阳五行八卦理论基础上的经世济民学。华夏,即中土、中央之国,在地域范围上,以《山海经》和《管子》所描述的“中央一万里(相当于今天的1.4万里即直径7000公里左右)”为准,以文化历史考古为依据杨孙西,以干支纪年法的参考坐标、《山海经》所记载的扶桑日出之地为本初子午线(美洲为商宿、即古“商丘”,古埃及为参宿、即古“有夏”,大约相隔180经度,分别为帝喾两个儿子观测商、参的地方),华夏即ASIA(之前被译为“亚洲”),古埃及往东90度、美洲往西90度即上古“皇国”中心(杭州良渚遗址“皇”字玉器为证)。
    在讨论国际地缘关系的时候赌命鸳鸯,我们建议采用的华夏语境古典译法是:
    ASIA——华夏;
    Europe——西戎;
    美洲(印第安)——夷地。
    宗教信仰中,印度湿婆shivam——西王母。

    良渚玉器早期汉字“皇”字(距今约5300年)
    文化和经济的关系
    有人问:为什么我们学习的经济学都叫“西方经济学”,而没有“东方经济学”?那么什么才是“东方经济学”?
    要回答这个问题什刹海在哪,我们首先要厘清“经济”和“文化”的关系。因为,正如货币的核心是信用一样,文化是一种集体信仰,信仰什么样的文化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经济学。
    马克斯·韦伯认为闫肖锋,任何一种经济模式背后都必然存在一种无形的精神力量,而资本主义在欧洲的萌芽和发展,则归功于基督教新教的伦理和价值观。日裔美国政治学者福山也认为,光有经济基础还不够,形而上的道义也必须存在。
    如果说,中国经济模式背后的精神力量,在过去的“计划经济”时代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在这个全球经济和世界秩序都处于历史拐点的“大变革”时期,能够为新经济模式或未来经济制度提供理论支撑的精神信仰,只能重新回到根植于华夏文明始终的“道统”思想去寻找答案孙天勤。
    《礼记》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过去一百年,中华民族选择共产主义道路,绝非一种国门大开、外来冲击的偶然,而是民族文化特性在特定历史阶段的必然。“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道路”,并非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主义道路杨佳晏,而是华夏文明“天下大同”民族理想的衍生品,它是儒家文化“公天下”的近现代解释,所以这种思想只在中国活下来了,并活出了强大。但它无论怎么演化,最终都要归根于“道统”这个文化根子。在“道”这个层面,它就没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对立,道有阴阳张纯烨微博,阴阳对立而又统一。这是中国经济模式的文化土壤。
    虽然早在2017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联合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并提出“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坚守中华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指导思想,“到2025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体系基本形成”的总体目标,以及“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涵更好更多地融入生产生活各方面”的重点任务,但是携创网,把传统文化内涵跟经济学领域的结合,无论是经济学界还是传统文化领域,却还没有给出一个可参考的模式或样本。所以修身堂官网,提出“东方经济学”概念具有非常重要的启迪意义。
    我们现在所认定的“西方经济学”通常是指罗马教皇权倒塌、资产阶级革命胜利以后建立在西方文化霸权上为资本主义制度服务的经济学。在早期引入中国的时候,最早的翻译家们引用《管子·轻重篇》而把这门学科翻译为“轻重学”,它只是传统“经济学”的一个极小极小的分支,它的英文economics原本是指家政学,资产阶级管理家庭财富的一套手段。后来,早期的一批崇尚洋务、搞革命的留学生为了抬高西学的地位,而把中国文化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一套“经世济民”之学问用来重新翻译,后来随着西学大炽、中国传统文化日渐式微,人们每每谈及“经济学”往往特指“西方经济学”,而遗忘了它本来的涵义。

    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仰韶时期人面鱼纹象形的“夏”字 (约距今5000-7000年)
    “经济”一词,在公元4世纪东晋时期已经使用,在隋朝王通的《文中子中说》有“皆有经济之道而位不逢”语。而“财经”一词则更为久远,《易经·泰卦》中有“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而该卦的主旨也是讲述当时围绕周王朝进行的各国之间的国际贸易,同时也提到了“朋”这种货币,以及用货币交换实物来达成“以虚荡其实”来统御各小国的货币政策,换句话说,《泰卦》是当时周王朝的全球经济秩序和货币体系。
    可以说,“经济学”本身应该指“建立在东方文化基础上的经世济民学”。
    文化是集体意识形态,经济是社会运转的法则、社会治理的手段,它是建构在意识形态基石之上的大厦。根基不存,大厦将倾。基于这样的认识,谈及“西方经济学”和“东方经济学”,必先熟知“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
    西方文化,伴随着资本主义的诞生及发展本身,以至二战之后的全球化,皆是西方观念、西方制度在主导世界秩序。
    狭义的东方文化,特指中国传统文化,是自华胥氏立长袍、伏羲画八卦、女娲制定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和靠血缘与地缘传承的姓氏制度开始,后由黄帝统一各部族经历了三皇五帝、诸子百家演绎至今的人文史哲、精神宝库。早期,从太昊开天立极到周王朝,都是以“昊天(上帝)”信仰为代表的一神论。《周易》所描述的“祭祀上帝”之周礼,以及后世皇室的“祭天”之礼,都是祭祀昊天的一神信仰。老子把这一诠释自然规律的信仰“强名为道”,所以作为老子弟子分支的儒家就把整个华夏文明用“道统”来概述,道,即是昊天上帝,即是“神”。在东汉末年随着五胡而来的外文化进入中原以前,诸子百家谈及“神灵”,皆是“一神论”,而此时“上帝”或“神”揭示的皆是自然规律。“老子不言药严慧明,不言丹,不言白日上青天陈奎安。”而正因为五胡之时外文化的融入,宗教随着战乱开始传播,随之而来的是基督教和佛教在中原的立足,才有了“多神论”,为了本土道文化在乱世中能够传承下来,张道陵移植了其他宗教的多神信仰,自立宗派,创立“五斗米教”(“道教”前身),并把老子奉为道祖,仿照姜子牙的“封神”之法,而把二十八星宿、日月星辰的运转规律赋予人格,于是就有了道教诸神。换言之,道教的众多神祇,并非实体化的多神,而是日月星辰运转的规律本身,它的本质还是一神论。而“一神论”是自然本体论,“神”是指先天之一炁,“炁”就如西方自然科学中的“能量”一样是某种用来描述宇宙运转规律的概念。由于万物皆赖“一神”之所生,是万物之道母,可以变化灵希的小说,所以可以总括“无神论”或“多神论”,它们之间并不矛盾。
    由于早期并无“宗教”这一概念,人们的生活与社会伦理、政治经济制度等等都是基于本国、本地区的意识形态,也就是类似于“政教合一”的形态,教派并没有产生或者与世俗政权对立的时候,就像先秦的“道”意识形态和“天下”政治观,并没有严格的区分开来。“道”本身就是人类认知的最高境界,是自然哲学或者自然科学的终点,是人类社会制度建构的意识形态。所以,广义的东方文化,泛指资本主义诞生之前,东方的有神信仰,包括泛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道统诸子百家等等,是文化上的“东方”。
    在“东方文化”的范畴,或者说,“经济”的本意,就是基于“道”的经天纬地,天之道、地之道、人之道,天、地、人三才合一,从天文地理到人文生活,人类社会中的方方面面都是遵照天地运转规律。诸子百家,皆是经济学的分支。
    厘清这个范畴和定义,我们再梳理“经济”和“金融”的脉络时,将会从“东方文化”的视角,来展示它独特而新颖的另一面,重新认识这门学科的理论和它的应用。基于对真正意义上的东方文化“道统”的信仰和精神,玖竜来建构一套适合中国或者说东方国家的经济模式,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东方经济学”。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