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的站台人鬼不分 第027章-合肥段友俱乐部

发布时间:2017-07-24编辑:admin阅读:405

    人鬼不分 第027章-合肥段友俱乐部
    我着急忙慌的爬出冯婆的家里,插上门槛的瞬间,带着大黄狗撒腿就跑。?rane左权吧?n? ???.?r?a?n??en`
    一口气奔出两百多米,确定冯婆不会发现我之后,这才按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心有余悸的说:真是太怪了,我明明破解了四目门童之术,为何还会露馅?
    大黄狗蹲在我的旁边,张着嘴巴,流着哈喇子,一脸跟老子没一毛钱关系的样子。
    怀着满腹疑问,我回到了宾馆,一看时间才晚上九点多,估计海伯还没睡觉,我就给海伯呼过去了一个电话。
    “海伯,您休息了吗?”
    海伯说:没,正看人与自然呢,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咋了?
    我说海伯啊,你教给我的方法,一定能破解四目门童吗?会不会出现什么纰漏,又或者是哪一环节没弄好会失败?
    海伯像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说:不会啊,四目门童,本体为鸡,灵魂为婴,不管是鸡还是婴,在本质上都是怕狗的,一旦遇上狗,那肯定会失效的。
    “这么玄?”
    海伯感觉我有些不信,就继续说:四目门童,两颗眼睛四层眼皮。其中两层为鸡的眼皮,其中两层为婴儿灵魂的眼皮,其发挥主要作用的就是婴儿那一双眼皮,只要牵一条狗,在狗头上点了红点,必能克鬼压煞,百试百灵!
    我说那就不对了,你所说的办法,我都用对了,可偏偏还是露馅了,我在想,这些四目门童究竟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海伯那边也傻了亲爱的别走,最后直接来了一句:你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我让之前的经历简短的说了一下,海伯听说我为了寻找葛钰才这么做的时候,就对我说:你等着,明天我过去一趟,我亲自帮你。
    海伯亲自出面。此事可成!
    第二天,海伯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粉刷匠教案,我带着海伯下馆子搓了一顿,晚上我俩就站在宾馆的楼上,朝着桑槐村的道路上看去,等候冯婆。
    远远的,在月光下,一个老太太骑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从桑槐村赶了出来,我拍了拍海伯的肩膀,小声说:海伯你看,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冯婆新町点烟盘。
    海伯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点头说:看她年纪可能比我还大点。
    说完这句话,海伯就不看了,就在他侧过去身子的一瞬间,海伯像是踩到了夹子板的老鼠一样,激灵一下,猛的就窜了回来,一把让我推开,整个身子都趴在了窗户前。
    只见海伯瞪大了眼睛,就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满脸的难以置信。
    我心中愣道,海伯不会是跟冯婆认识吧?要是这么一来,那可就狗血了。
    “海伯,怎么了?”见海伯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我小声问了一句。
    海伯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他像是突然变傻了一样,一直不停的喃喃自语,我摇晃着海伯说:海伯,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我以为海伯的精神突然受了刺激,疯掉了,但摇晃了许久之后,海伯像是回过来了神,这才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满是惊恐的对我说:你就是要进那个老太太的家里?
    我点头说:嗯,就是她家。
    海伯说:我有点渴,你先去给我倒杯水。
    这小宾馆里没那么高档的饮水机,只有暖瓶,我用玻璃杯给海伯倒了一杯茶水,端给海伯的时候,海伯没说话,只是对我一挥手,示意我把杯子放在茶几上,而他就端坐在沙发前,一言不发。
    “海伯,您喝茶。”我将那茶杯往前推了一下,但见海伯忽然哈哈一笑,对我说:哎,小子,前两天跟我下象棋,你连输三把,服不服?
    我一愣,心想我好像没有跟海伯下过象棋吧?
    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忽然海伯瞪着眼,不停的对我挑眉头,皱眉头,我这才恍然大悟。
    隔墙有耳!
    “对啊,我不服!”我嚷嚷着说道。
    海伯说:不服?那就再来两把,我让你心服口服,敢不敢?
    我说那有什么不敢的?
    海伯端着茶杯,在茶几上,轻轻的敲打,每敲打一次就说:你摆象棋快一点啊,那么墨迹。
    我也端起一个茶杯,在茶几上轻轻的敲动,说:快了快了,您别急。
    众所周知,象棋红黑双方各16个棋子,我俩一边对话,一边敲击茶杯,估摸着大概敲了32下之后,海伯说:我先走,炮翻山!
    说完,他端着茶杯,又在茶几上轻轻的敲了一下。
    就在刚放下茶杯的一瞬间,他的手指插进了杯子之中,蘸了清水之后,伸出手,在茶几上快速的写出两个字。并对我挤眼,示意我往那两个字上看。
    完了!
    完了?这两个字什么意思?是我俩的逢场作戏可以停止了吗?
    我看了许久,眼神里满是疑惑,甚至我看向海伯的眼神都有点急了,我真希望海伯能够直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海伯装腔作势的说:小子你愣什么啊,该你走了,快点,别浪费时间。
    我忙不迭的敲了一下杯子,说:跳马!
    同时我也快速的用手指蘸着清水,在茶几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意思是,到底怎么回事?
    海伯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愤怒,但他却用着爽朗的语气说:出车!
    而后,他又用手指,蘸着清水在茶几上写了两个字。
    人。
    鬼。
    人和鬼?什么意思?
    单写一个人,或者单写一个鬼,那我或许还能看懂,意思就是说,隔壁偷听我们说话的,要么是人,要么是鬼。
    可人和鬼一起写出来,那我真看不懂。
    而就在我还没弄明白这俩字什么意思的时候,海伯继续用手指蘸着清水,在人字上,打了一个叉号,又在鬼字上打了一个叉号。
    既不是人也不是鬼?
    我的天!
    我感觉自己的大脑要炸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俩之间到底有什么话不能明说?就算隔墙有耳,我俩小声点不就行了?至于这么隐蔽吗?
    海伯仅仅是看了一眼冯婆,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不说神神叨叨,不说疯疯癫癫,单说他打的这些哑谜,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刚才究竟出现了什么突然变化?
    我脸上的五官都快拧到一起了,海伯伸出手,平着往下压了压,示意我别急,别慌。
    我俩继续装作悠闲的样子下象棋,这一次,海伯用手指蘸着清水,缓缓的在茶几上画出了一个动物。
    这动物趴在地上,伸展四肢,尾巴很尖,很长。
    我一瞪眼珠子,差点惊呼出来,这是蜥蜴!
    难不成,隔壁房间突然来了个蜥蜴精?此刻在监视我们,偷听我们说话?又或者冯婆就是个蜥蜴精?
    “快点下棋啊,你咋总是这么墨迹呢。”见我愣了许久,海伯忽然对我眨眨眼,催促我了一句。
    “将军!”我直接喝了一句,给海伯吓了一跳,他瞪着眼睛,伸着手就要打我,我赶紧往后缩了一下脑袋。
    我真的不想这样打哑谜了,我想尽快结束,我的灵魂快要受不了这种折磨了。
    海伯提高音调说:你个傻蛋,你仔细看看,你能将军吗?别着马腿了!
    说完,海伯这一次没用手指蘸清水,而是忽然伸出手指,用力的在那条蜥蜴图案的尾巴上,划了一下,犹如一刀劈下,斩落蜥蜴尾巴。
    这意思?难不成是提醒我,想要杀掉这个蜥蜴精,唯一的办法,就是斩掉它的尾巴?
    “海伯,我又将军了!”我不管了,我忍不住了,这盘‘棋’我无法继续下了,再这么熬下去,我怕我会精神分裂。
    海伯忽然站起身怒道:都说别着马腿了!将个屁军啊,你这小子,棋品真差,靠,回家玩鸟去吧。
    说完,海伯站起身,对我眨眨眼,又对我摆摆手,示意不要让我跟他说话,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房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朝着茶几上看了一眼,豁然大惊。
    不对,海伯用清水所画之物,不是蜥蜴!<!--_ran.en-->
    ------------
    第028章鬼迷心窍
    茶几上那用清水画出来的动物图案,在水源干枯之后,留下了一个印记,我朝着印记看去,尤其是那条已经断裂,但却呈现s型的尾巴,让我瞬间想起了一种生物,一种在日常生活中,几乎人人都见过的生物。火然??? ?文 ?.ranen`
    壁虎!
    众所周知,壁虎能够断尾自救,遇到危险时,壁虎的尾巴就会断裂,而断裂的尾巴中神经并未彻底死亡,所以还会不停的摇摆马永新,摇摆时的样子,就是呈现的s型!
    海伯画出一个壁虎,又亲自切断了壁虎的尾巴,这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在说,他这一次他也惹祸上身,必须壁虎断尾进行自救?仅仅是看了冯婆一眼就惹祸上身了?难不成他跟冯婆有什么恩怨纠葛?
    我回想海伯瞪着眼睛说不可能,不可能的时候,莫非他俩是仇人?又或者海伯曾经亲自动手杀了冯婆,此刻又亲眼看到,所以才说不可能?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必要装神弄鬼,跟我下盲棋吧?
    我的大脑再次凌乱,我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恨不得用头撞墙。
    忽然间,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条短信,海伯发过来的。
    “小子,冯婆家里你最好不要去了。”
    我一愣,赶紧回:为啥?海伯你把话说清楚,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海伯回:你每次去冯婆家里都被发现,原因并非是那些四目门童发现了你,这冯婆的年纪,我无法看透,她究竟是人是鬼,我也无法看透,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她家了。
    我看到这条短息,激动的立马回:那怎么能行,我要找葛钰!
    海伯那边没信了,过了许久,才回了一条:哎,你这孩子,我跟你说吧,冯婆的家里,你别想进去,冯婆的秘密,活人永远别想知道,你如果要想找到葛钰,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死。
    什么?
    我抱着手机,两只手都在颤抖,冯婆到底是什么人?
    我仔细回想一下,每一次我去冯婆的家里,不管发现棺材,还是发现黑衣柜,每当我想深入研究的时候,每当我觉得窥探到秘密的时候,冯婆总会鬼使神差的返回到家中,难不成,真的是活人无法窥探到其中秘密?
    一个更大胆的设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去冯婆家里之所以被发现,之所以露馅,就是因为我是个活人!可能是我身上的阳气,泄露了我的身份,那如果我变成了鬼魂,是不是就能顺利进入冯婆家里?
    我惆怅了。
    说到死,我不是不敢,是不想,我还有爹娘要养活,我还没结婚,更没生子,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要是这么死了,那怎么愧对列祖列宗?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
    想了整整一晚上,我发现葛钰的音容笑貌,以及那随风飞舞的长发,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就像电影画面一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着。
    翌日清晨,我给海伯发了一条短信。
    海伯,我想好了,如果我死了才能进入冯婆的家里,如果我死了才能见到葛钰,那我想结束这煎熬的生命,我扛不下去了,希望我死后,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经常回家看看父母。
    发完这条短信,我躺在了床上,心说一会去农药店买一瓶1605,喝两口就足以致命。
    海伯久久没有给我回复,估计也是心里难受。
    下午,我离开了宾馆,直奔了一家农药店,到了之后,我张口就说买1605茱倩。
    (不知道1605的读者们,可以搜索一下)
    1605近些年已经是禁止使用的农药了,这玩意毒性太强,很多农民喷洒完药水,都会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所以,店老板听说我要买1605,吓了一跳。
    不过我这个人,撒谎的本事很强,我说家里老娘种了点棉花,睨虫闹的太厉害,敌敌畏杀不死,所以买一瓶这个。
    最后聊了许久,店老板还是卖给我了一小瓶,我拿着这瓶1605,独自一人打车来到了河堤上,看着那条潺潺流动的小河,莫名的感叹一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脱衣脱裤。
    我还没脱下葛钰的裤子,就已经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她。
    缓缓的拧开了瓶盖,一股浓烈刺鼻的味道冲天而起,窜进鼻孔里,我干呕了一声,倒了一小盖1605,正准备一饮而尽。
    “你他妈的干什么呢!”忽然一块板砖飞了过来,准确无误的砸在了我的手背上。农药泼洒了一地。
    靠,这给我疼的,感觉都砸骨折了,我转头一看,海伯满脸怒气的盯着我。
    得!
    我曾经拿板砖砸过他一次,他现在也拿板砖砸我一次,算是扯平了。
    我说:海伯,或许你觉得我这个人没志气,但我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你也说了,想弄清冯婆的秘密,就只能成为死人,我确信葛钰就躲在冯婆的家里,我想她,我想找她。
    海伯虽然满脸怒气,但一愣,说:谁跟你说死了才能进去冯婆家里的?
    我也一愣,说:昨晚你发短信告诉我的啊。
    “昨晚我被人跟踪,哪有时间跟你发短信!”
    海伯说完这句话,我浑身一震,猛的一个箭步窜过去,翻出海伯的手机就查看了起来,里边并没有短信记录,但短信是完全可以删的。
    “我说你这小子,脑袋被驴屁股夹了是吧?今天去宾馆房间找你,人家说你早退房了,后来看到短信,你要自杀,我他妈给你打了一万个电话,你就是不接,你什么意思?”
    我又是一惊,正要说话,海伯绷直了手指,指着我的脸,说:你给老子闭嘴!让老子说完!
    “老子帮你,救你,是因为你这小子心善,值得帮,现在我发现你是2b吧?”海伯几乎是一个劲的骂我。
    我不敢吭声,翻开海伯手机上的通话记录一看,我轰然一震,大脑中嗡嗡作响,只觉得天旋地转。
    海伯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
    我的手机信号满格,但就是没接到任何一个!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赶忙递给海伯,说:海伯,你先别生气,你看看,我的手机上一条来电通话都没有。
    海伯怒道:**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删了!
    我又翻出昨天晚上海伯发给我的短信,海伯一看,顿时不骂了,脸色都青了。
    “这些短信,不是我发的!”海伯坚定的说伤心的站台。
    我的手臂再次开始发抖,我甚至觉得自己的身身子都开始瘫软了,这个鬼,竟然还在一直想办法杀我!
    短信不是海伯发的,定然就是一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鬼发的!难不成,昨天晚上海伯跟我下盲棋,也是被鬼附身了,然后故作玄虚?好让我信以为真?
    我赶紧询问了一下海伯,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海伯说的一清二楚,也就是说,海伯跟我聊天,跟我下盲棋,都是他本人,但他走后,那些短信不是他发的!
    而且海伯今天收到我的自杀短信之后,给我打电话,打了几十个拍酷网,全部都打通了。
    可我这边,一个来电提示都没有,我怎么接?
    我咬牙切齿,说:我又中计了!这个鬼给我下咒,没有弄死我,这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海伯的怒气也慢慢的消散了,知道我可能被鬼引入了一个圈套之中,所幸在最后关头,海伯找到了我。
    “对了,海伯,昨天晚上,你见到冯婆之后,为什么会变的那样?难道你认识她?”
    海伯一脚踢翻那瓶1605,拉着我走下了河堤,同时对我说:算认识,也算不认识。
    “那究竟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啊?”<!--_ran.en-->
    ------------
    第029章奇绝壁虎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海伯说:冯婆不是人,也不是鬼,顶多算是半人半鬼。? ??.?r?a?n??e?n`
    这话给我绕懵了,我不是来学绕口令的,就问:海伯,您别卖关子了,有啥事直接说吧。
    相对于海伯,西装大叔的说话风格,我就挺喜欢,一点不卖关子,上去就直奔主题。
    “昨天晚上,我们被监视了。”
    我等的就是海伯这句话,因为我实在弄不明白他昨天晚上为何会突然变的那么诡异。
    “我们被谁监视了?是人,还是鬼?”我忙不迭追问。
    海伯说:不是人,也不是鬼,是一只壁虎。
    什么?
    我眼珠子都差点掉在地上,我觉得这句话完全可以用来给小孩子讲笑话,两个大活人被一只壁虎监视了,怎么想都觉得好笑。
    见我脸上颇为不信,海伯说:小子,这世上有指南针,指北针,但你听说过指东针,指西针吗?
    我说:上学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布置任务,让我们学习制作指东针,不过我没学会。
    海伯说:你们那是利用科学,我不懂,但从古至今,指南针,指北针层出不穷,唯独无法做出指东针和指西针,正是因为南北龙脉固定,气运平衡,而东西方位,河流交织,气运复杂,指针无法准确指定方位。
    我说海伯你别卖关子了,你就直接说重点吧。
    “昨天晚上,自从我看到冯婆的第一眼起,我们就已经被监视了,冯婆饲养了一对壁虎,一只养在她的家里,另一只养在她的身上。”
    我回想昨晚海伯用清水在茶几上画出那只壁虎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蜥蜴,后来看到断裂的s型尾巴遮天魔尊,才豁然醒悟,那是一只壁虎。
    可能当时海伯就在提醒我,咱们被监视了,然后我不懂,就画了一个问号,海伯就写了一个人字,一个鬼字,但同时都画了叉号,意思是提醒我,监视咱们的,不是人也不是鬼。我不但没懂,反而更疑惑了。
    最后海伯就画出了一个壁虎,但怕我认错,就特意切断了壁虎的尾巴。可惜我太笨了,直到这一刻,我才彻底明白了海伯的良苦用心!
    懂是懂了,可懂了这个,却更疑惑了别的。
    “海伯,壁虎怎么可能监视人?”这个我想不明白,我知道猴子鹦鹉以及警犬,驯养之后非常聪明,或许也能做到监视人的作用,可一直壁虎也能监视人?我真的不信。
    海伯说:壁虎就不能监视人了?壁虎不但能监视人,还能完全听懂咱们说的话!
    我不插嘴,海伯说:你以为昨晚我老糊涂了?我不那么做,就完全露馅,你就彻底进不了冯婆的家中了。
    “可那壁虎如果能听懂人话,会和冯婆沟通,那肯定会告诉她,咱俩昨晚在演戏啊邓森山?”这个我挺想不明白的。
    海伯摆手,说:那不会,冯婆饲养的这种壁虎,能听懂人说话,也能把别人说出来的话全部转告给自己的主人,但它看不懂人的动作,所以它们也模仿不出来。
    我一惊,猛然醒悟,说:也就是说,你昨天晚上那番话,完全就是说给壁虎听的?好让这监视我们的壁虎,传递错误的信息,让冯婆以为,你就是一个爱下象棋的老头子?
    海伯笑了,指着我,说:小子,有长进了。
    我挠了挠头,颇为不好意思,海伯又说:如果不隐藏自己,刚来第一次就露馅了,对于冯婆来说,不免就是打草惊蛇,我也就彻底帮不到你了,现在那只壁虎,肯定告诉冯婆,我只爱下象棋,而且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真心服了!
    俗话说的真不假,姜还是老的辣,海伯与冯婆之间,这第一次不算碰面的碰面,这第一次无形之中的较量,海伯就算是略称一筹。
    “那现在怎么办?”我追问道。
    海伯说:今晚,我就带你破掉冯婆家中的诡异秘术!哼哼,小小伎俩,不足为惧。
    我没问冯婆家中的秘术到底是什么东西,因为我感觉海伯现在也不打算告诉我,人与人的性格是不同的,海伯就是那种爱卖关子的人,不像西装大叔那么直爽。
    “小子,现在你跟我走,去买点东西。”
    海伯带着我,跑遍了整个市区,而且买来的东西,非常怪异,可以说让我目瞪口呆。
    荧光粉,塑料袋,大镊子,小手电,以及腐烂的肉!
    没错,海伯不买鲜肉,就买腐烂发臭的肉,这让我很是不解。
    到了晚上,我心里激动了起来,心说今晚终于可以进入冯婆家中一探究竟了,曹晓雯我觉得葛钰一定没死,一定藏在屋里!这是一种第六感。
    海伯我俩收拾好东西,他带着我,没去桑槐村,而是直奔了宾馆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随后将那块腐烂的臭肉,扔到了树林的地面上。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又将荧光粉全部撒在了那块臭肉上。
    “海伯,你在做什么?我们不是要去冯婆家里吗?”我忍不住了,因为我俩在这小树林里,快特么的被蚊子给咬死了!
    我觉得这树林里的蚊子如果能全部集合,绝对能把我抬起来!
    海伯也被咬的够呛,他说:蚊子苍蝇喜欢腐肉,你拿着袋子,在这等着,一会把袋子猛的扣到腐肉上,抓点蚊蝇。
    我一愣紫椿,问:那你呢?
    海伯说:我?我当然是去树林外边等着你了。
    说完,海伯风骚的一挥手,就离开了小树林,留下我自己在这喂蚊子。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至少胖了二十斤,看那腐肉上趴了不少蚊蝇,就猛的把塑料袋扣上去,抓了不少。
    在路上,海伯对我说:小子,辛苦你了。
    我说:不辛苦,就是感觉自己脸肿了点。
    海伯看了我一眼,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说:荧光粉撒在腐肉上,这些蚊蝇一旦趴上去,身上就会沾染荧光粉,在夜里就会散发着微光。
    我说海伯你想制作萤火虫吗?
    海伯笑道:天机不可泄露,跟我走就是了。
    到了冯婆的家中,一看房门紧锁,冯婆肯定又出去了,海伯眯眼,朝着院子里看了一番,说:果然没错,走,进院子!
    海伯有信心,我自然也就不怕,到了院子里菲比·托金,海伯小声问我:你前几次都是从哪进入屋中的?
    我指着门槛,说:抽掉门槛,爬进去。
    “没从别的地方进入过吗?比如说,爬窗户?”
    我说没有,只从门槛下进入过。
    海伯点头,从我手中接过装满蚊蝇的塑料袋,走到门槛前,蹲下了身子,让塑料袋露出一个小口,顿时从里边飞出几十只蚊蝇。
    黑暗中,那些蚊蝇的身上都闪烁着点点幽光,刚一飞出来,便惊慌失措的逃离门槛的位置,海伯点头,说:冯婆那失传的秘术,就下在这了。
    “小子,过来,把这门槛抽掉,你以前抽掉门槛所用多长时间,这一次给我拉长十倍!”
    这给我说懵了又,我抽掉门槛,顶多就是两秒,延长十倍,那就是二十秒,拿一块木板而已,用得着这么长时间吗?
    我不敢违抗,走上前去梦幻情侣,缓缓的抽掉门槛,这过程当真煎熬,必须一点一点的缓缓往上抽。
    等到门槛彻底被我抽出来之后,海伯忽然把手指竖在嘴边,小声嘘了一下。
    只见海伯打开小手电,用手指捂住灯头,从指缝中露出几丝微光,在门槛的位置来回寻找,片刻后,海伯冷笑一声,小声说:就是你了!
    我顺着海伯的目光看去,只见在门槛角落的缝隙中,趴着一只浑身雪白的壁虎!
    天下间竟然还有这种壁虎?<!--_ran.en-->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