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恩的真实身份什么是西安?-峰火文创

发布时间:2017-09-19编辑:admin阅读:341

    什么是西安林宝坚尼?-峰火文创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星球研究所”授权转载

    鲜衣怒马1000年
    文 | 星球研究所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西安
    或是秦皇的兵马俑
    或是汉唐的长安城
    又或是明清的古城墙
    这个位于中国腹地的城市
    王朝更迭无数、古迹遗留遍地
    它们共同赋予西安一个深刻的标签
    古老
    (西安位置及建都的王朝,制图@刘昊冰/星球研究所)


    然而今天的西安
    标签似乎截然相反
    鲜活
    它发动“抢人”大战
    3个月落户人数高达21万
    直逼2017年全年总量
    (2018年西安发布史上最宽松的落户政策:全国在校大学生仅凭学生证和身份证可在线落户,导致2018迁入人数爆增,下图为《每日经济新闻》对此的报道)


    它关注温情的小事
    要求所有机动车在斑马线前礼让行人
    (2017年起西安严格实施“车让人”,违规的司机将面临罚款扣分,这点在全国城市中屈指可数)


    另一方面
    一批又一批的网友赶往西安
    喝着豪气干云的摔碗酒
    吃着书卷气十足的毛笔酥
    传统西安美食的创新能力也令人刮目相看



    西安是古老还是鲜活?
    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在星球研究所看来
    西安并非只是一座高高在上的古老帝都
    而是中国最鲜活的城市之一
    它历经无数次城毁人失
    却总有一种力量
    让它焕然一新
    让它鲜衣怒马

    初生
    首先
    我们需要刷新对西安基本地理格局的认知
    它不是纯粹的平原
    而是
    一半山地,一半平原
    (西安地形图,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


    山在平原前
    巍峨耸立
    (西安鄠邑区太平口的秦岭圭峰,道路为秦岭环山路邪尘,摄影师@李文广)


    平原在山脚下
    缓缓铺陈
    (秦岭终南山下的长安区,非主峰,摄影师@刘帆)


    千百万年前
    今天秦岭北部的地层发生断裂
    断层北部持续下陷
    断陷形成关中盆地
    南部则不断隆升
    崛起成为秦岭山脉
    (秦岭北部断裂简化示意图,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太白山、翠华山、终南山、骊山、华山
    从西向东连绵展布
    (航拍秦岭群峰,摄影师@刘忠文)


    高山、云海
    波澜壮阔,蔚为大观
    (拍摄于太白山附近熊晓雯,摄影师@孙佳伟)


    山地中发育出大量水系
    (秦岭耿峪谢雅雯,摄影师@8:35分)


    水系切穿山体
    形成峡谷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黑河金盆水库,西安的主要水源,摄影师@射虎)


    秦岭面向关中盆地的一侧
    诸多峡谷依次并排而立
    如同群龙吐水
    是为
    秦岭七十二峪
    (秦岭七十二峪分布图,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


    流水冲出大小峪口
    流向关中盆地
    盆地内湖沼遍布、河流纵横
    (浐灞湿地,摄影师@魏炜)


    沣河、涝河、潏河、滈河、浐河、灞河等
    再加上北部的泾河
    共同注入渭河
    统称为长安八水
    (渭河与泾河交汇的泾渭分明处,渭河浊而泾河清,摄影师@陈团结)


    这些河流、湖沼带来大量的泥沙
    经过漫长的沉积
    关中盆地的沉积物厚达千米
    号称“八百里秦川”的
    关中平原
    诞生了
    (关中平原地形图,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


    西安人的舞台
    将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展开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西安城南秦岭脚下的广阔平原,拍摄于长安区引镇,摄影师@李杰)





    鲜衣怒马
    约6000年前
    早期的一批“西安人”
    居住在浐河、泾河等河流的岸边
    他们有着近似现代南方人的相貌
    成年男性的平均身高
    可以达到170CM
    他们所使用的器具
    简单而朴素
    (出土于西安杨官寨遗址的镂空人面盆,眼睛、嘴巴镂空,中间有突出的鼻子,柴鸥形似倒扣的桶装方便面,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西安更早期的人类还有100万年前的直立人蓝田猿人,但一般并不认为他们是现代人类的祖先)


    他们是渔民、猎手、野果采集者
    对鱼有着神秘的崇拜
    他们生产力低下
    备受疾病、野兽、部落敌人的威胁
    儿童夭折的悲剧频繁发生
    成年人的寿命也只有30-40岁
    对生命的祈祷凝固为一个人面鱼纹符号
    刻画在陶盆之中
    (出土于西安半坡遗址的人面鱼纹彩陶盆,人面由人鱼合体而成,头顶装束奇特,一种可能是埋葬夭折儿童的葬具,象征着巫师请鱼神附体招魂祈福;图片源自@国家博物馆)


    3000多年前
    擅长农耕以农民为主的周人
    从甘肃、陕西黄土高原出发
    加入“西安市民”的行列
    周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
    和精细化的农田管理
    他们为作物除草、施肥
    甚至利用雨水洗去土壤中多余的盐碱
    西安肥沃的冲积平原
    很快被周人开发为良田
    田间地头种满了粟(sù)、黍(shǔ)等农作物
    (西安白鹿原上的鲍旗寨村农田,摄影师@李文广)


    发达的农业让周人积累起强大的实力
    他们在西安西南的沣河两岸
    接连建起丰京、镐(hào)京两座都城
    这便是西安建都之始
    (丰京镐京位置示意焰娘,制图@刘昊冰/星球研究所)


    但是都城的生活依然质朴
    周人热衷于铸造浑厚凝重的青铜器
    然后将数十到数百不等的文字
    规规整整地铸刻其上
    这些文字事无巨细地记载着
    他们的册命、职官、战争、祭祀以及法律
    (西安市长安区花园村出土的西周早期蚕纹方鼎,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真正的改变来自
    秦人的工匠和士兵
    公元前771年
    犬戎攻破镐京,西周灭亡
    西安的第一代都城就此烟消云散
    (骊山烽火台航拍,远景为渭河,史籍上记载了周幽王在此烽火戏诸侯导致亡国的故事,摄影师@魏炜)


    紧接着
    秦人从甘肃迁移到关中平原
    填补了周人留下的空白
    他们实行军功爵制
    无论贵庶贫贱
    都可以论凭借军功获得土地、官爵
    有效的激励制度
    让秦人建立起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
    农人放下锄头变成了士兵
    父子兄弟同乡一起冲锋陷阵
    正如更早期的先秦诗歌中所唱
    (出自《诗经·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税法基础知识,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同仇敌忾的秦人
    最终以咸阳为都
    横扫六合、统一华夏
    (秦咸阳城及阿房宫位置示意,淡黄色为西周都城,制图@刘昊冰/星球研究所)


    秦人在西安及周边地区
    集聚起全国最优秀的工匠
    “甲丁”“小”“安”“文”“冉”“杏”
    以及许许多多没有留下名字的匠人
    将在另一个世界里
    完美再现秦人的武装力量
    兵马俑
    (秦始皇兵马俑,摄影师@射虎)


    工匠们对兵马俑逐一刻画
    拒绝千篇一律
    每一个作品都被赋予独特的性格
    栩栩如生
    (请将手机横屏再观看栗栖エリカ,秦始皇兵马俑面部形态,图片源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就连头发、肌肉的纹路
    也都被精心处理
    (秦始皇兵马俑高级军吏俑,图片源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重达1吨的铜车马
    由6000多个一次铸造成型的零件组成
    一号铜车马配备驽机、剑、盾牌等攻防武器
    负责为二号车武装开道
    二号铜车马搭载豪华“车厢”
    乘坐者可在其中自由坐卧
    (第1张为秦始皇铜车马一号车,第2张为二号车,图片源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与我们今天所见不同的是
    秦人喜欢鲜艳的颜色
    当时的人、马、车用色都十分抢眼
    以人为例
    兵马俑将士们平均身高175CM
    穿着紫色的长袄
    外披深红色的铠甲
    局部则由蓝色、粉色、黑色、白色点缀
    他们是帝国最耀眼的战士
    (秦始皇兵马俑一号坑将军俑彩色复原图,制图@National Geographic,由国家地理中文网授权星球研究所使用)


    华丽的衣着、壮美的骏马
    7000多个鲜衣怒马的将士
    组成了鲜衣怒马的方阵
    共同拱卫着鲜衣怒马的帝国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秦始皇兵马俑一号坑的军阵再现,制图@National Geographic,由国家地理中文网授权星球研究所使用)


    工匠、士兵
    成了城市的关键角色
    一个更富想象力的作品也在等待他们完成
    即建造一个神一样的都城
    秦人以渭河为银河
    将宫殿横跨渭河两岸
    咸阳宫对应北极星及周围众星
    又名“紫宫”,是后世“紫禁城”的来源
    阿房宫对应营室星(飞马星座)
    同样是天子的居所
    两宫之间则由横跨渭河的桥梁连接
    对应阁道星
    这种布局被称为“法天象地”
    堪称世界上最富想象力的都城规划
    (法天象地示意图,秦时的渭河比现在更偏南,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然而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
    对人力、物力的过度使用
    引发了秦末的战火
    咸阳宫被付之一炬
    阿房宫则一直未能完工
    (俯瞰秦阿房宫前殿遗址,摄影师@苟秉宸)


    鲜衣怒马的秦代西安
    也在时光中失去了色彩
    它是否能再次焕发生机?
    建造神一样的都城
    真的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
    (秦兵马俑,摄影师@苟秉宸)



    神一样的长安
    西汉初年
    丰邑人(今江苏徐州丰县)刘邦
    正在思索新王朝的都城选址
    他的同乡功臣们都希望选择离家乡更近之处
    一个名为娄敬的戍卒
    却大胆提议再次定都饱经战火的关中
    (出自《史记》)

    “且夫秦地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卒然有急,百万之众可具也”
    关中地区三面环山
    一面为黄河天险
    只需要守住少数关隘
    便可以形成坚固的防线
    刘邦被说服了
    (关中地区周围部分关隘,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


    他以渭河南岸长安乡之名
    命名新的都城
    长安
    长安城正式出现在历史舞台
    (汉长安城位置示意,淡黄色淡紫色分别为西周、秦的都城,制图@刘昊冰/星球研究所)


    随后的数个王朝不断经营
    到了隋唐时期
    又在汉长安城的东南侧
    营建出规模更大的隋唐长安城
    面积相当于汉长安城的2.4倍
    明清北京城的1.4倍
    (唐长安城位置示意,淡红色为汉长安城,制图@刘昊冰/星球研究所)


    在此期间
    城市中的五种角色将共同发力
    逐步把长安城推向神坛

    帝王们
    帝王们建造起宏伟的宫殿群
    唐代的大明宫
    占地面积达320万平方米
    是北京故宫的4.5倍
    (唐代大明宫遗址与现代城市对比,图片源自@Google Earth)


    由黄土夯筑而成的正南门
    丹凤门
    内开5个门道
    正对一条宽约176米的大街
    是帝王举行登基、改元等大型典礼的场所
    为中央帝国威仪的象征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雪后丹凤门,为新建建筑,内部是以原丹凤门遗址为主的博物馆,摄影师@苟秉宸)


    在城外
    高大的坟丘、宽阔的陵园
    以及围墙、门道、门阙、后妃墓、陪葬墓
    构成了皇家陵寝
    (汉宣帝杜陵的皇后墓航拍,摄影师@王佳)


    渭河以北
    西起乾县,东至蒲城
    18座唐代帝陵更是依次铺开
    与南部的长安城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扇形
    (唐十八陵分布图,制图@射虎)



    城市的规划者、管理者
    他们负责在长安城里建立
    秩序
    居民们被严格限制在格子状的“里”“坊”中
    唐人在诗中言道
    (出自白居易《登观音台望城》)

    “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
    里坊内的任何人
    都不得越界私建房屋
    不得增加门洞
    夜间更是严格禁止出入
    犯夜者即便身为官员也会被当场杖杀
    (唐代长安城的格子状里坊,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严格的秩序之外
    管理者们还有必要为市民提供休闲的环境
    城市内广植树木
    官员们为树种的选择发生争执
    最终槐树、榆树、柳树、杨树、梧桐、松树
    全都得以在城市内开枝散叶
    遍布道旁
    (汉宣帝杜陵内小路,摄影师@王佳)


    荫蔽庭院
    (古观音禅寺的千年银杏醉纸鸢,摄影师@韩飞)


    对水景的营造更是大受欢迎
    他们利用城市东南角的低洼之处
    开凿加深、挖地成池
    池水曲折,如同江河
    人们称之为曲江
    (曲江池,摄影师@宋虹霏)


    唐代以曲江池为中心
    形成了一个范围广大的水景休闲区
    最著名的当属芙蓉园
    它不同于封闭的皇家园林
    而是向市民开放的公共园林
    实为中国古代史上少有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新建的大唐芙蓉园,摄影师@宋虹霏)


    市民们在此汇聚盛游
    帝王们也时常在此赐宴群臣
    以示与民同乐
    (大唐芙蓉园紫云楼夜景,摄影师@王佳)



    僧侣们
    密集建设中的长安城
    恰逢佛教最富创造力的时期
    鸠摩罗什从西域东进长安传播佛教
    法显、玄奘从长安西行取经求法
    僧侣们在长安开宗立派
    建设了多达200余座佛寺
    数量之多令人惊叹
    其中大兴善寺为密宗祖庭
    占地广阔,建筑雄伟
    是长安城里首屈一指的大寺
    (大兴善寺,摄影师@王东)


    大慈恩寺为法相宗祖庭
    玄奘担任首任住持时参照印度样式
    在寺中亲自设计了一座藏经塔
    大雁塔
    至今存世已超过1300年
    (大雁塔,摄影师@李文博)


    另一座著名佛寺荐福寺
    在之后也建了一座塔
    因塔身比大雁塔稍小
    而得名小雁塔
    (小雁塔,摄影师@李文博)



    胡人们
    最引人瞩目的则是
    长安城全新的生活方式
    强盛的帝国保障了丝绸之路的通畅
    胡人们在长安开设珠宝店、货栈、酒肆
    大受长安居民的欢迎
    李白在诗篇中就有多次记录
    (出自李白《少年行》)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胡食也变得大为流行
    从寻常百姓的餐桌到宫廷宴饮
    都离不开胡食的身影
    这些胡食大多由小麦磨成的面粉制作
    而当时中国北方的饮食以粟、黍为主
    如今为满足长安人的面粉需求
    关中平原几乎都改种了小麦
    (神禾塬,远处为终南山,摄影师@李毅恒)


    小麦产量的增加
    又促进了面食的进一步本土化
    以面食为中心
    长安人逐渐创造出异常丰富的美食
    (油泼面,摄影师@张峰)


    除此之外
    原本席地而坐的长安人
    在胡人的影响下
    开始了以桌椅为基础的起居生活
    而如果要评价一个时代是否进步
    最简单的方式是
    看它们的女性是如何生活的
    这在唐代的女性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
    她们可以娴静如花
    (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唐三彩女性,摄影师@李文博)


    也可以随时身着胡服
    女扮男装、跃马驱驰
    这样鲜衣怒马的姑娘
    正是长安最好的写照
    (唐三彩腾空马:骑马的唐代少女,女扮男装,两耳旁各梳有一个发髻,面部丰腴,笑容满面,双拳紧握于腰间自信地控制缰绳,马的体型彪悍,作腾空跃起式,是唐三彩中的精品,1966年西安制药厂唐墓出土现藏于西安博物院,摄影师@胡澍)



    诗人们
    长安的宫殿如此恢宏
    长安的秩序如此井然
    长安的景色如此怡人
    长安的宗教如此发达
    长安的生活如此时尚
    云集长安的诗人们
    开始不断歌咏长安
    他们在长安则欣喜
    (孟郊《登科后》)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离长安则失落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长安超过了长安
    成为人们心目中的理想国
    成了一座神一样的城市
    就像后世作家王小波所说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山姫の実,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在长安城里”
    不过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王朝的颠覆者已经在摩拳擦掌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为唐末起义军黄巢在长安科举不第后所作的名句;下图大唐芙蓉园,摄影师@陈蕴生)


    公元881年
    黄巢起义军攻入长安
    长安城被严重损毁
    一个神一样的长安
    终将远去
    (唐陵,摄影师@常志强)



    继承与创新
    从秦至唐
    西安经历了鲜衣怒马的1000余年
    唐代之后
    政治中心迁移
    西安由都城变为了府城
    城市的规模大为缩减
    (隋唐之后历代城市范围比较,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军事地位却更加凸显
    宋元明清无不将西安作为西北军事重镇
    明清时期修建的城墙便是最好的反映
    它周长13.74千米
    是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城防设施
    (俯瞰西安古城墙全貌,摄影师@苟秉宸)


    墙体最底层
    用石灰、土和糯米混合夯打而成
    其上用黄土分层夯筑
    外壁再包砌多层城砖
    极为坚固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曾馨嬅,永宁门及附近城墙,摄影师@李文博)


    城门的防御更加完善
    门外均筑瓮城
    每座门由外向内分别是
    闸楼、箭楼和正楼
    三重三楼、一重套一重
    (西安城墙永宁门,摄影师@王旭东)


    城市的中心地带
    则建起高大的钟楼
    这也是目前中国形制最大、保存最完善的钟楼
    (钟楼,摄影师@李毅恒)


    围绕着钟楼的四条大街
    分别通向城市的四个方向
    古代守城者只要登上钟楼
    城内的局势便可一目了然
    (钟楼,摄影师@王佳)


    而当时光到了今天
    城墙、钟楼的军事作用已经不再重要
    西安又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
    它是国家中心城市
    是西北地区的核心枢纽
    西安的地位再次得到提升
    (从1984年-2016年西安城市的扩张,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它1/4的街区都是历史风貌区
    (东大街,佩恩的真实身份摄影师@臧雨鑫)


    它保存着传统的秦腔
    (秦腔绝技吐火,摄影师@陈团结)


    融合着不同的宗教
    (第1张为化觉巷清真大寺开斋节,摄影师@林文强;第2张为五星街天主堂,摄影师@Phevos)



    它是多所著名高校的所在
    (西安交大,摄影师@郑斐元)


    它是中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
    (第1张西北工业大学长安校区的国产新型支线客机ARJ-21,3名刚参加完毕业典礼的硕士研究生躺在旁“伴飞”,摄影师@苟秉宸;第2张比亚迪汽车制造厂,摄影师@秦汉)



    它是中国公路、铁路、航空的枢纽
    (丈八路太白路立交,摄影师@韩飞)


    它充满科技创新
    (从大唐芙蓉园远眺高新区CBD乾安天气预报,摄影师@肖晖)


    充满活力
    (西安城墙东门,纵身一跃的年轻人,摄影师@苟秉宸)


    这就是西安
    (2018年月全食序列,摄影师@李文博)


    鲜衣怒马再千年
    (西安永宁门灯光秀,摄影师@刘夙培)


    P.S.本文主要参考文献: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西安通史》、朱士光/吴宏岐《古都西安:西安的历史变迁与发展》、贺从容《古都西安》、妹尾达彦《长安的都市规划》、薛爱华《撒马尔罕的金桃》、石田干之助《长安之春》
    ... TheEnd ...
    星球研究所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

    近日玩命阻击,“峰火文创秀(2018)”活动面向全国发出城市文化创意作品“征集令”。活动将围绕“秀形象”、“秀精神”、“秀故事”、“秀美食”、“秀创意”和“秀民俗”六大主题内容,开启一场精彩绝伦的城市文化创意作品秀情难枕原唱。点击了解详情参与:“峰火文创秀”发起“全民征集令”,六大主题开启城市文化创意秀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