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妻子人间地狱——欧洲中世纪大瘟疫“黑死病”的到来(下)-百亩林随笔

发布时间:2015-05-13编辑:admin阅读:249

    人间地狱——欧洲中世纪大瘟疫“黑死病”的到来(下)-百亩林随笔


    摘自:《欧洲中世纪史》第10版
    作者:[美]本内特,[美]霍利斯特
    译者:杨宁,李韵
    大瘟疫来了
    “黑死病”(BlackDeath)一词对今天的人们来说,是毫不陌生的;但它其实是一个直到公元1833年才被使用的现代术语。中世纪的人们把以之为名的那场浩劫称作“大瘟疫”、“大死难”或者“大灾难”。
    它主要源自三种相关的疾病:(1)淋巴腺鼠疫,这是一种由老鼠携带,并由老鼠身上的跳蚤传播开来的疾病;(2)肺鼠疫,这种病结合淋巴腺鼠疫和呼吸道传染病的特点,可以轻易地通过咳嗽和喷嚏传播开;(3)败血性鼠疫,这种病直接破坏血液循环,它可以跳蚤为媒介在人群中传播。
    大瘟疫发源于亚洲江陵一中,那里的野生啮齿类动物至今仍然携带着大瘟疫的病毒。在1347年至1348年间的冬天,淋巴腺鼠疫率先在西西里和撒丁岛登陆;它是由商船上的鼠类从克里米亚半岛漂洋过海带来的。这种病毒迅速地在因营养不良而变得孱弱的人群中传播开来;而肺鼠疫和败血性鼠疫也在短时间内接踵而来。大瘟疫的迅速爆发,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些中世纪城堡、市镇、村舍等为鼠类提供了舒适的生存环境;而那些活跃在欧洲频繁的粮食贸易中的商船,也在瘟疫的传播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中世纪的欧洲,鼠类是无所不在的。在1348年至1349年间,瘟疫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到整个欧。当瘟疫最初在公元1347年末登陆欧洲的时候,它首先攻陷了西西里岛、撒丁岛以及科西嘉岛,然后是这几个岛屿北面的地中海岸。其后李先念简历,瘟疫大举朝内陆蔓延。至1348年夏,它已经推进到巴黎;到了1349年末商祺的意思,整个西欧已经全面陷入瘟疫的掌控。只有极小部分地区没有被瘟疫侵占,其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在这场灾难中,死亡人数是无法被确知;但我们知道春晖投行在线,欧洲损失了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在部分人口密集的城镇,死亡率甚至超过了50%。此外,修道院也是重灾区之一,大量牧师因照顾垂死的人而染病身亡。相对来说,那些生活在僻静乡村中的人们则要幸运得多。
    欧洲人被瘟疫的到来惊呆了,这主要是因为异界星辰至尊,对于传染病的成因,14世纪的医生和术士一无所知的南新管业。有些人把瘟疫的爆发归因于星宿的力量;另有一些则归罪于地震和烟雾;还有的人则以为,是犹太人在井水里下了毒。虽然有人想到了用迁移与隔离的手段控制瘟疫,谢振南却从没有人注意到老鼠。而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大瘟疫造成的恐怖,正是上帝的愤怒的征象。
    不论是在教皇所在地阿维尼翁还是别的地方,神职人员都组织起了大型的宗教游行队伍:有来自各种地方的约2000人参加了这些游行,男人女人都有,大多赤足,穿着苦行衣或涂着灰。他们面目悲哀,涕泪纵横,披头散发地行走,并残酷地鞭打自己直到血流如注。
    这次瘟疫中流行的疾病发病迅速、且伴随有令人厌恶的症状;所以由它带来的恐惧,因此也进一步地扩大了。在这场瘟疫中不幸遇难的人们檀木匠,其死状都极其恶心,简直叫人不忍卒睹,气味也让人难以忍受,更别提为他们提供看护了。当时死亡的人数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根本无法以适当的方式加以掩埋。举例来说,就有一位目击者记载了这样的事情:地中海上一些船只,其上的船员全部死亡兖州兴隆塔,只剩下阴森森的船在海上漫无目的地漂游。有些时候救姜刑警,恐惧驱使着人们抛弃病患者,而随之一道被抛弃的,还有许多基本的社会责任。锡耶纳城的一位居民就作过如下记载:《随处可见的棺材》。

    这幅图为我们展示了在公元1349年的多尼克城掩埋瘟疫死难者的场景。在其他某些地方,还出现了棺材供不应求的现象,以至于必须将尸体加以大规模的掩埋父弃子,妻抛夫,兄弟相背,只因疾病被认为是在呼吸与目光之间传播的。人们死后也无人肯为他们安葬……在锡耶纳的很多地方,人们挖出巨大的坑,并把大量尸体堆在里面……而在这座城市周围,还散落着很多仅被一层薄土覆盖的尸体少林十虎,常有尸首被野狗挖出并吞食。在这些前所未见的恐怖年月里,大瘟疫破坏的还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传说和文学作品中的大瘟疫
    那些大瘟疫的幸存者,则为那个曾铺展在他们眼前的恐怖时代留下了证言。
    中世纪传说《哈米伦的弄笛者》俞敏洪妻子。在公元1284年的哈米伦城发生了一件事情,由此诞生了一个流传至今的故事李照雄,这就是“哈米伦的弄笛者”,一个简单而悲伤的故事:德意志中北部城镇哈米伦老鼠成灾,该城市长悬重赏请人设法消除鼠患。一个笛手用美妙的乐曲吸引了鼠类,并把这些陶醉在音乐中的老鼠引到河里淹死了。可是,市长却在事后食言,不肯兑现他开出的赏金;于是这个笛手就吹起了另一支曲子,把城里的孩子们带到城外,引领着他们走向死亡。
    借着罗伯特·布朗宁在1842年就这个题材而作的著名诗歌《哈米伦的弄笛者》,这个小故事在英语世界里掀起了一阵热潮。而德国的格林兄弟也曾在19世纪早期深入研究过这个故事的不同版本那广子。在德国的传说中,这名笛手被称作“捕鼠人”,这令他的传奇色彩稍有减弱。这个故事在中世纪时的面貌已经是无法复原了。现存最早的有关这个故事的文字记载是在15世纪中期,它提到了一个笛手和丢失的孩子们,但却没有老鼠。
    对这个传说的解释,尤其是对失踪的孩子们的命运的探寻,业已成为历史研究领域的一个精细分支。关于孩子们的死因,总共有下面几种说法:或是瘟疫,或是泥石流,或是在一艘鬼船上,或是一场战争,或是十字军东征,还有最不可信的一种,说是被UFO里的外星人诱拐。也有可能,孩子们根本没有死掉马佐里尼,而只是离开了哈米伦城,并像中世纪中期的很多德国人一样,向东方迁徙。
    就我看来,最好还是不要把这个故事当作真实历史的写照,而应该把它视作一个反映了中世纪晚期那个困难重重的时代,以及造就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焦虑的故事。
    在《十日谈》中,伟大的作家乔万尼·薄伽丘搜集了各式各样的故事,并以出色的叙述技巧将这些故事记录下来。在这本书里,先于薄伽丘所搜集的那些故事出场的,正是对大瘟疫时期佛罗伦萨所作的近乎冷峻的描写,置身其中顾春芳,举目所见皆是鲜血、疽痈、肿胀、速死、群葬。
    就是在公元1350年之后很久,死亡和衰朽也还是纠缠在很多艺术家与知识分子心头,久久无法排遣,成为他们的主题。有些雕塑家抛弃了传统墓葬建筑中的那种优雅的雕像,将衰朽的形象引入到纪念雕塑中——腐烂的肉体、森森的骸骨,甚至还有被蛆虫噬食的内脏居范儿。
    “死亡之舞”成为某些艺术家偏爱的主题,在他们的画里,常有死神收取牺牲的场面,还不时会有死人与不知不觉的活人混杂狂欢的景象。在14、15世纪的欧洲,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而这,也是很容易理解的。

关键字